student_316_01.jpg

我的家乡在缅甸昔波江畔,又傍着绵绵青山。一年四季的景致都有迷人之处,而以秋景最盛。

秋季到了,家乡群山树木的叶子,是以替换的方式凋零,老树叶片片飘落之际,新嫩的树叶就将落叶补齐,所以林木依然翠绿,而且颜色更鲜活美艳。就像动物在秋天不知不觉换一身毛一样。

昔波的江水也渐渐澄明缥碧,整日极富韵律地淌着,没有波浪,只有涟漪。换了装的林影倒映着昔波江的涟漪上,晶莹的绿色便飘动起来,仿佛在传送带上搬移大片大片的翡翠。黄昏,夕晖斜射昔波江面,会有一些鱼儿跳出江面,将金色的光芒搅动。或有家乡依偎江畔的情侣,在美艳的秋景中心旌摇动。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天际,对对成行的大雁飞来,“昂昂”叫着,掠过江面,把家乡的秋色带去远方。

因为家乡的秋景太美,有不少旅游公司主管来到家乡提出合作开发旅游景点项目。家乡的老人们毫不犹豫地加以拒绝:“这里是祖先留下的居留地,我们绝不想让所谓文明的东西来破坏她。当你们的推土机、挖掘机开进来,这里的一切都将面目全非。为了我们子孙后代的福祉,请你们打消所有合作的念头。”

家乡的秋景不但没有丝毫秋季常有的萧瑟,反而一派春满大地的光景。然而,秋毕竟是秋。稻谷和玉米已是一片金黄,山上偶尔有一棵树开着花,山花烂漫的景象是没有了。许多秋果次第成熟,刺梨、三丫果、无花果、野山楂……家乡有人摘取尝鲜,有的则是摘去制果酱,还有一些拿去酿酒。

昔波江独有的大口无鳞的鲶鱼,此时肥了,抓上一条鲶鱼,大的有五六十斤,小的一二十斤,放些香料清汤煮了,约亲朋好友尽情饱啖这大自然无比鲜美的馈赠,有谁会想到和旅游公司去合作呢?

缅甸腊戌明德总校初中三年级甲班   匡玉琳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