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_314_01.jpg

我的家在缅北一个贫寒的小山村。那里人口不多,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都是草房。爸爸妈妈一直待我很好,或许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或许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好人,爸爸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又是村长,对所有的人都非常好。不管哪家有什么事他都带着大家去帮忙,因此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这是最让我开心和骄傲的。

村里只有一所小学,而且教室很少,七百来个学生拥挤在那儿。有的几个班拥挤在一个教室里,有的学生没有桌椅,只能坐在地板上。教课书也不多,有时要两个人用一本书,每学期结束要交还学校。

我就在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里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读书游玩。

到我五年级的时候,叔叔说要带我去他们家所在的城市大其力读书。我以为他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也就没有好好考虑过。有一天刚要放学的时候,老师问我们:“等大家毕业以后要去哪里继续读书呢?”有的同学说要去距家乡不远的地方读,有的说要去很远的地方读,有的说不读了……我不由得想起叔叔说要我去他们那儿读书的事,但是老师问我,我只说“不知道,也许不读了”谁知爸爸妈妈会不会让我去叔叔那里读书呢?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没想到小学都没有毕业,五年级上学期结束的时候,叔叔就打电话给爸爸,让他送我去大其力读书。

那天晚上,我蹦蹦跳跳的从学校回到家,看到爸妈,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经。尤其爸爸好像犹豫些什么似的。然后,爸爸告诉我:“你叔叔打电话来了,要我送你去他们大其力读书。老师那边我会告诉他,明天我送你上车,你叔叔派人到大其力车站来接你的。”

我脑袋嗡的一下,心里有了惶恐、害怕。害怕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害怕去结识新的同学,害怕离开爸妈,害怕离开这熟悉的小山村。我说:“爸爸,叔叔他们那儿离我们非常远的。”而爸妈都劝我要珍惜这个机会,说那里条件好一点,有初中高中,我们这里只有小学,小孩子要好好读书等之类的话。爸爸妈妈又嘱咐我到那边要听叔叔的话、要照顾好自己、要努力读书、不要总是贪玩……听着爸爸妈的话,看着爸爸有点担心,有点不舍得的神情,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为了不让他们看见我哭,我赶紧转身擦干了泪。一整晚上,我不知道爸妈叮嘱了我多少,我只是点头,完全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们。

第二天因为家里还有家务要做,妈妈没办法送我。只是爸爸背着我的行李送我去车站。爸爸背着行李牵着我的手,走在家乡的小路上,我看着家乡熟悉的一切,心里说不上来的难过。到了车上爸爸帮我摆好行李,掏出一些钱交给我。跟我说“该用钱的地方很多,这点钱你带上,不要委屈了自己。”我家并不是很富有,全靠爸妈两人的支撑,妈妈在家干家务做农活。用钱基本上就是爸爸去外面打工,爸爸特别辛苦,这些年不知怎么了就又老又瘦了。我本不忍心收下爸爸的钱,可是我又能怎样呢。看着瘦瘦的爸爸,我简直不忍心离开。眼泪又流下来了。我低下头,怕别人看见。爸爸再三叮嘱我,司机劝说才肯下了车。

汽车发动,我没有回头看,怕看见爸爸瘦削的身影,眼泪又会流下来……

大其力大华佛经学校 中三1班   陈金薇

辅导老师 孙德宁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