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_313_03.jpg

秋风咋起,白露晶莹。中秋将至,各个超市门口都挂着中秋节促销活动的广告牌。这或许是节日气氛的一种体现吧!老实说,快节奏的生活里,我越来越难以感受到中秋节的“节味”。在我印象中,传统节日除春节外,最隆重的就应该是中秋节了,中秋的主题是团圆,这也许就是它备受家庭观念比较重的中华民族重视的原因吧!

不过,现在为节日而忙碌的也许只剩下了老人们了,我的爷爷奶奶在节日前的一周就忙碌起来了:剁肉泥、做鱼丸、买赏月时用的芡实、莲藕、石榴和月饼,即使是忙的气喘吁吁,他们也非常乐意。也许到了这个年龄的老人们,对于团圆的理解比我们深得多。

节前两天的中午,爷爷犹豫着拨通了远方大伯家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大伯亲切的声音。爷爷问大伯:“你们什么时间能回来啊?”话没说完,奶奶便在一旁问:“你别这么问,你就问中秋节能不能回来。”显然,奶奶比爷爷“稳重”些,这样问就将回来与不回来的选择交给了儿子,也让他不觉得为难,得到了电话那头肯定地回答后,爷爷的浓眉便立刻舒展开来,脸上深深浅浅的皱纹仿佛一下子抹平了许多,先前的犹豫与一丝紧张又立刻烟消云散。我刻意观察了奶奶的脸色,她也露出了一丝微笑与轻松。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爷爷奶奶的忙碌衬托出了家人的一点冷淡,不是每个人都对中秋节有着浓厚的兴趣的,至少我们晚辈是这样的。

很快,中秋的夜晚便到了。夕阳渐渐落下,早已出现在天边的圆月渐渐亮了起来,轮廓也逐渐分明,最终如同一点金黄的颜料,洇开在漆黑的天空中。

传统中对月亮是有着深深的敬意的。所以我们在阳台摆放上一张放供品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石榴、芡实、菱角、莲藕和月饼等等食物,以表达对月亮的崇敬。爷爷拿来香炉点上香,嘀嘀咕咕的祷告一番,爸爸拿来鞭炮要我一起去放。爸爸边走便告诉我:等一炷香燃完则表示仪式结束,就可以撤去食品大家品尝了。

今年的中秋,我参加了所有的传统仪式,我自然对这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我理解爸爸的用意。爷爷奶奶已年近八旬,而他们这一代正在老去,我一天天地成长。也许有一天,这些仪式就要我来做了,更多的家庭责任会担在我的肩上,爸爸向我传承的也不仅仅是一些仪式而已,更多的是责任意识和生生不息的家族精神。

深夜,我望着天空中金黄的明月,有着复杂的感悟:我想到了珍视亲情的爷爷奶奶,有了对家庭的更深理解。

华祝虎

指导老师 耿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