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_312_03.jpg

“当……当”终于下课了,正在头昏目眩的我,就趴在桌上睡着了,不久又听到“铃铃铃”的上课铃声。我无可奈何地揉揉惺忪的眼睛,等待老师的到来……

段老师进来的时候,整个教室就变得异常安静,老师府下身子翻着地理课本,空气里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温度迅速地降低,简直要凝固了。突然段老师脸上的肌肉移动的声音叫起来:“你上来复述一遍阿富汗的内容。”老师在黑板上画了个阿富汗的地图,用似吼又比吼声低一点的语气说,那架势话像是一位法官在审问犯人。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因为太过于紧张的原因,杨家红才刚复述到一半,就无词了。我心中一紧,嘿,我今天完蛋了!再看段老师,脸变得铁青,过了一会儿,忽然霹雳似的嚷道:“不能复述的同学,就罚站吧!”

接着又让丁家祥上台复述,听到他那发抖的声音,我的腿也跟着发抖起来,我正在祈求上天,希望段老师不要让我复述,忽然听见老师叫我的名字,轮到我了。天哪!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能把那篇阿富汗的内容从头到尾说出来,那就谢天谢地了。

我慢慢地走上讲台,冷静了下来,复述阿富汗,我以为我会被罚站,可是段老师对我的评价是:“不错,要像她一样,吃了豹子胆上台。”旁站的同学听了之后满脸通红,红得像苹果一样。

我听了段老师的评价之后,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

八莫佛经学校 初中三 蔺珍珍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