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强学校举办建校50周年庆祝活动暨毕业典礼

果强学校举办建校50周年庆祝活动暨毕业典礼

【本报记者 叶星 腊戌报道】千秋大业书唯贵齐心协力庆金喜,万卷诗经尽真传桃李芬芳遍天下。在社会各界人士及果强学校历届校友的真诚祝福中,腊戌果强学校隆重举办了建校50周年庆典暨初中第35届小学第46届毕业典礼。

2月20日上午7时30分,庆典活动在腊戌5号邦务社区果强校园内举行。果强学校周云华董事长、杨忠善校长率全体校董、师生列队欢迎各社团、华校、历届校友莅临盛会。

腊戌云南同乡会会长聂惟仁、副会长魏开智,腊戌果敢文教基金协会会长兼果邦学校董事长李国崇,缅北果文文教会会长柳润苍、副会长杨善麟和张湘武及秘书长杨振茂、副秘书长叶星,果文中学董事长钟建强,明德中学董事长常启固、校长姜鸿明,黑猛龙中学副校长张剑蘋、教务主任杨永清、训导主任王广厚、总务主任杨新国,圣光中学副校长李明昌、教务主任杨邦超,以及圣恩学校、果民学校、果庆学校、果联学校等学校代表等出席典礼。

上午8时,庆典大会正式开始。周云华董事长首先致辞表示,首先对各位嘉宾拨冗莅临庆典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感谢。周董事长说,抚今追昔,果强学校能坚忍不拔地传承着民族文化,承载着热爱教育的社会贤达们的支持和厚望。欣逢建校50周年,我们真诚的恳请社会贤达们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和关爱。

杨忠善校长致辞时特别感谢董事会成员及校友会全体同仁,因为是他们爱的正能量和无私奉献,才有了今天的果强学校。

果强校友会负责人李维明、杨翠彩会长分别致辞,两位校友表达了对母校的拳拳感激之情,也对壮大和振兴母校文教事业给予了美好的祝愿。

随后举办了颁奖仪式,周云华董事长、杨忠善校长、史克文副校长、李维明校友、杨翠彩校友会会长等分别为果强学校优秀同学颁发了奖品,为初中第35届小学第46届应届毕业生颁发了毕业证书。

 

腊戌果强学校历史

腊戌果强学校是一所有着沧桑历史的果敢汉族语文学校,该校创建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66年6月。当年腊戌观音山麓,华人逐渐聚集,地方贤达戴老才、杨恩福、普联锦、杨启义、周云华、杨光清、江朝流及杨立品等发起创办了一所华文补习学校。补习学校当时仅招有8名学生,由杨启义先生担任教师,暂借戴老才先生之菜园为校址,搭盖了1间竹篱茅房为教室,课桌椅都是用竹子铺做成的。半年后,学生增至48名。其后,学生逐年都有增加,校舍也搭盖了一间又一间。

1968年,由段曰芳先生建议杨启义老师开办的补习班、戴乡长赠地开始,后又有数位贤达,热爱教育志士鼎力支持,方始成为正规学校。一路走来,五十年春秋,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

到1970年,补习学校为寻求稳定的生存空间,得到罗星汉先生的允诺,正式将校名更改为“腊戌果强学校”。校名冠以“果”字,是以“果敢民族”的名义办学,借此达到传承中华文化的目的。

此后十几年时间内,果强学校迅速发展壮大起来,学生人数曾连续数年保持在1000名左右,并开办到初中部,成为腊戌市内一所有名的民族中学。正当果强学校校务蒸蒸日上,学校发展如日中天之际,1988年3月23日的一场大火,将果强学校烧成一片焦土。火灾后,腊戌经济萧条,华人生活困苦,果强学校不得不停办了两年,上千学子被迫辍学(后来大部分学生转往其他华校就读,仍有少数失学)。

1991年,地方父老积极联络一些社会热心人士,争取到他们的鼎力赞助,又得到果敢民族文化总会和台湾“侨委会”的部分资助,果强学校在现址得以重办。可是,重办后因许多学生已经转往他校就读,生源大受影响。那场回禄之灾,最终使果强学校元气大伤,至今还蒙受着火灾的阴影。

果强学校能在火灾后恢复重建,虽然规模大不如前,但一直坚持了下来,董事长周云华功不可没。十余年来,周董事长为果强学校义务捐助经费不计其数。

2017学年,果强学校共有学生300余名,教师16名。因为学生大多来自贫困家庭,300余名学生中有三分之一是免费就读。尽管学校办学举步维艰,但周云华董事长和杨忠善校长从未丧失过信心,坚持办学传承民族文化的意念也从来没有动摇过。为了使学校能够持续保存、发展下去,近年来果强学校不断推出兴革措施,并于2018年初被缅北果文文教会重新委任为常委学校。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果强学校领导校友真情致谢

回顾本校往事,实是来之不易,为了迎接建校50周年金禧庆典,大家同心同德,出财出力,为校庆筹办不辞艰辛,终于简单而又隆重地成功举办了果强母校50周年金禧华诞庆典。

本校50周年校庆抽奖活动中,曾任董事长李光亮之女李华芳女士抽中了头奖NISSAN(日产)车一辆。李华芳女士当时就慷慨地捐赠予果强母校,再次书写了果强校友真情爱校的佳话。

参加本校50周年金禧校庆的各位领导、各位贤达和嘉宾们,您们的到来,是本校的荣幸,给学校增添了无限的光彩与荣耀!本校董事长、校友会及全体师生,由衷诚恳地向大家致敬,感谢!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