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禁毒日全国销毁毒品超3亿美元

国际禁毒日全国销毁毒品超3亿美元

【本报讯】2019年6月26 日,第32个国际禁毒日,世界 各国纷纷在这一天举行销毁 毒品行动,宣示肃毒的力度与 决心。缅甸也不例外。 当日,缅甸中央禁毒 委员会在仰光、内比都、克 钦邦、钦邦、实皆省、马圭 省、曼德勒省等全缅多地举 行仪式,焚毁数十吨各类毒 品,并举行学生禁毒绘画比 赛和反毒品画展。

各地仪式 现场,包括海洛因、冰毒、 麻古等32种毒品及制毒化学 药品被付诸一炬,总价值约 4517亿缅元(约合3.01亿美 元)的毒品在现场腾起的滚 滚浓烟中化为灰烬。 当日上午,内比都举 行国际禁毒日纪念活动, 总统吴温敏出席纪念活动并 发表讲话。总统强调,毒品 阻碍国家发展,破坏社会和 谐,有关方面须不断加大力 度打击毒品,举办禁毒活 动。省邦政府和相关行政机 构须坚持“坚决根除毒品” 的政策,共同打击毒品。总 统呼吁,为了实施“无毒品 社会”,当局应在立法、司 法、行政、媒体机构等方面 有所作为,还应携手社会团 体共同参与打击毒品行动。 总统吴温敏说,2017年 缅甸罂粟种植面积有41000公 顷、产量550吨,2018年罂粟 种植面积有37300公顷、产量 520吨,罂粟种植面积和产 量分别下降9.1%和5.45%。 同日,全缅各地同时 举行了禁毒及毒品销毁仪 式。仰光省政府在莱达雅镇 区货车停车场举行销毁毒 品仪式,销毁价值约1630亿 缅元(约合1.08亿美元)的毒 品。曼德勒省在瑞曼岛体育 场(Shwe Mann Taung(举行 销毁毒品仪式,销毁总价值 632.72亿缅元(约合4218万美 元)的毒品。掸邦东部第四 特区也于当日举行纪念国际 禁毒日纪念活动,销毁了价 值约120.60亿缅元的毒品。 当地相关部门负责人、当地 民众约6500人参加活动。 除当日销毁的毒品外, 还有一批毒品因案件还未结 案,仍然被作为法庭证物而 不在本次销毁毒品之列。 1987年,联合国大会将 6月26日定为国际禁毒日。 缅甸自1990年开始,全国各 地每年都会在6月26日这一 天举行销毁毒品仪式,仪式 的规模从小到大,举行地 点从仅有仰光扩展至全缅各 地。今年已经是缅甸第29次 公开销毁毒品。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当局加力打击毒品 缉毒形势仍然严峻

新政府执政后,对于毒 品的打击力度逐渐加大。近 年来,新闻中可见的超百亿 元的毒品大案不在少数,不 少地区甚至连破查获案件毒 品价值的记录。 根据内政部的数据, 2017年至2018年,政府查获的 毒品案件共有13640起,价值 约5200亿缅元。根据禁毒计划,当局正在逐步销毁罂粟 田地,种植替代罂粟的农作 物。与此同时,当局也设立73 处戒毒中心,帮助吸毒百姓 戒毒和使他们重回正轨。 为了打击毒品走私, 当局于2018年6月22日成立 了毒品举报处(Drug Abuse Reporting Department), 举报电话:067-590200, 传真:067-590233,电 子邮件:antinarcotics@ presidentoffice.gov.mm。为 了鼓励举报,当局甚至承 诺,毒犯所拥有的非法资产 被全部没收后,政府会将其 中一部分资产奖励给投诉 者,且该奖金获得者将获得 免税许可。 此外,当局与2018年 2月14日正式颁布了《禁毒 法 》 的 修 正 案 ,用 以 废 除 1993年《禁毒法》中吸毒不 犯法的条款。新法中,吸毒 与贩毒同罪,任何人只要发 现手里有一粒毒品就会以 《毒品》法第16条款被逮捕 并判处相应的刑罚。 尽管如此,在毒品的巨 大诱惑之下,仍有不少人选 择铤而走险,当局从边境、 从机场破获的毒品走私案数 量不降反升,毒贩闯关事件 接踵不止,走私毒品价值也 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毒品危害仍然巨大 青年一代正受威胁


毒品是一个国际化的问 题。吸毒和贩毒不仅威胁健康,还威胁着全球各地的社 会安定。有资料显示,毒品 每年造成约20万人死亡,其 中多数是年轻的使用者。 缅甸当前也饱受毒品困 扰,毒品也正严重威胁着缅 甸青年一代。 今年(2019年)中旬,有 NGO组织对全缅18岁至30 岁的数千名年轻人进行了调 查。调查结果显示,毒品问题 已经成为了青年发展问题的 核心,93.7%的青年都表示,只 有解决毒品问题,缅甸青年 一代才能更加安全,缅甸才 能得到发展。这一数字远远超 过了民主、就业、教育等其他 问题。毒品对缅甸青年一代的 荼毒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包括缅甸在 内的全球毒品类型和市场也 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考验 着政府各方打击毒品的决心 与能力。 据资料,从全球角度上 讲,当前,可卡因(Cocaine)、 海洛因(Heroin)和大麻 (Cannabis)等第一代毒品的 全球市场正在逐步缩小,但 处方类阿片镇痛药物、新型 合成毒品等第二代毒品的产 量和滥用量却都在上升。另 外,还有一类被称作新的精 神活性物质的毒品(第三代 新型毒品)近年来也逐渐成 为全球范围内突出的毒品问 题。据联合国的报告显示, 新精神活性物质2009年166 种,2012年上升到251种, 2014年达388种,2018年陡 增到602种,年增长幅度达到了55%。 对于缅甸而言,当前 同样处在这样一个毒品类型 变化的“转型期”。依照联 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UNODC)发布的报告,虽 然缅甸在罂粟种植和以罂粟 为原材料制作的毒品(包括 鸦片、海洛因在内的第一代 毒品)大幅减少,但是诸如 冰毒、麻古等二代毒品正继 续“侵蚀”着缅甸,并成 为缅甸毒品市场的“主力 军”。与此同时,缅甸也开 始出现少部分的诸如“蓝精 灵”、“彩虹烟”等第三代 新型毒品,而这部分毒品往 往更不被人重视。

 

结语


在此前,缅甸当局曾 执行过打击毒品的“百日缉 毒”,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就如缅甸缉毒部门警员当 时所言,每一次缉毒行动, 就如同向水池中投掷一枚大 石块,水池里的垃圾因为石 块溅起的涟漪被赶到池塘边 上,但又会很快恢复原样。 除了当局不断加大人 力、物力的投入外,真正 能够杜绝毒品的,只有民众 百姓深刻意识到毒品的巨 大危害,不吸毒也不包庇 吸毒者;真正能够消灭毒品 的,只有政府各级彻底消除 腐败,不为贩者撑起“保护 伞”,如此才能有效地冲源 头遏制毒品的泛滥。拒绝毒 品!从我做起!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