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能祛除美国病吗?

弹劾特朗普能祛除美国病吗?

“盟友”忙着划界、商业伙伴“催债”、社交媒体禁言、主流媒体“逼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因被指责“煽动示威者冲击国会”一时陷入四面楚歌境地。这还不算完,美国众议院还通过了对他的弹劾表决案。

特朗普由此成为继1868 年约翰逊、1998 年克林顿后,第三位遭国会弹劾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首位两次被弹劾的总统。

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攻陷”美国国会大厦,酿成了1814 年英国军队纵火以来该立法机构遭遇的最严重冲击。在公众的印象里,因选举结果引发暴力冲突的国家大多是民主制度尚不成熟的国家,自诩为自由世界领袖和民主灯塔的美国,惊现如此一幕实着实让人匪夷所思。尽管暴乱很快平息,但它让外界深度察觉,原来美国并非像它宣扬那般“完美”“健康”。《纽约时报》认为,这是对美国麻烦不断的民主形象的“粉碎性打击”。

这次骚乱暴露出美国民主制度的韧性和制衡也有其软肋。一旦遇到不按常规出牌的领导人时,这种缺陷就会被放大。美国体系运行,其实也很依赖一些非正式的制度,这也是精英阶层和各方力量一直以来共同默守的规则、习惯。

所以,公众对大选结果都会普遍认可,大选败选者通常都会和平交权,示威者也只会通过非暴力手段表达诉求。经此一“劫”,外界对其“副作用”也更为忧心——以后美国败选者是否也会拒不和平交权,大选结果是否会被贴上“缺乏公信力”标签,示威者会否通过散布谣言和诉诸暴力表达诉求?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华盛顿上演的暴力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也是美国各类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得不到解决的一次“病发”。

二战后,美国中产阶级队伍迅速壮大,一度占到了全美人口的60%,也为两党消弭争端、达成共识提供了天然土壤。随着20 世纪80 年代全球化加速推进,美国中部中产阶级所从事的传统产业转移海外,东西海岸金融业、信息业则充分享受到全球化红利,贫富悬殊、阶层固化问题日趋严重,美国政治精英们却并未能开出“药方”,反而导致社会在移民、种族、文化、宗教等问题上进一步对立和撕裂。民意诉求分化,导致党派纷争加剧、政治日益极化。政治极化反过来又引发两党妥协空间萎缩、国会议题频频难产、民众诉求迟迟无解,民粹主义急剧抬头,暴力思维有了滋长温床。

特朗普离正式离开白宫就剩几天,民主党之所以还要对其弹劾,原因无非有二。其一,希望通过弹劾案坐实特朗普罪名,进而堵上他2024 年重新参选之路;其二,希望借此给“国会陷落”骚乱一个交代,维护民主价值观,推动美国重回“正轨”。弹劾案命运如何,还有待观察。

但华盛顿必须清楚,“美国病”并不会以特朗普的黯然下台而痊愈。在国际某政治风险咨询公司近日发布的“2021 年世界十大风险”报告中,“分裂的美国”位居第一。即便特朗普离开白宫,他的7000 多万支持者还在,美国机制和社会的“不适”症状依然未除。能否缓解自身困境,需要美国政治精英们抛开个人和党派利益,反思为何“美国不再像美国”,并拿出改变的勇气和行动。

本报特约评论员 华光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