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形式的贸易限制,只会酿造“苦果”

任何形式的贸易限制,只会酿造“苦果”

7月2日,中国、缅甸、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等12 国经贸主管部门发出联合声明,提出应避免实行出口管制或设立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取消对必需品尤其是医疗用品施加的任何现有贸易限制措施。

近年来,全球贸易增速持续下滑,新冠肺炎疫情使供应链、产业链受阻,致使全球贸易额在今年出现负增长。据WTO 数据,今年一季度全球商品贸易量同比下降3%,初步预测,第二季度全球商品贸易量将同比下降18.5%。面对这种局面,一些国家选择了限制贸易,想用这样的办法来保全本国的经济和民生,但这种做法加剧了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中、缅等12 国发出联合声明,呼吁各国降低壁垒、促进贸易,就是推动更多国家重回自由贸易,防止全球贸易进一步下滑。
选择限制贸易的国家,无外乎三种情况。

其一是一些发达国家,在疫情影响对外投资和全球产业链运转的情况下,想加速企业回迁,还要让企业减少对海外供应商的依赖,比如美国。其二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将疫情阻隔进口视为推进“进口替代”的机会,想让本国企业利用这一机遇扩大国内市场占有率,从而加速制造业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其三是想限制必要物资出口,以确保本国物资储备,疫情暴发初期的欧洲,以及俄罗斯、越南、哈萨克斯坦、塞尔维亚等主要农产品出口国都实施过这样的政策。

无论出于哪种目的,限制贸易的政策都是不具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的。经济全球化进程自冷战结束后开始不断加速,各国融入全球经济的程度也不断加深,各国企业都被纳入了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之中。

这种情况下,用切断企业外部联系的办法来促进产业回流,不仅无法达到预期目的,还会扰乱经济运转,让企业遭受严重损失。

正因如此,日本也曾想效仿美国,靠政府资助推动企业将生产基地从中国迁回本土,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样的构想。

想搞“ 进口替代” 的国家同样难以获得成功。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制造业发展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还需技术和人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要加速制造业发展,必须扩大开放,吸收外部资源来补充国内资源之不足。

同时,制造业发展还需不断扩大市场,因此,各国还需开拓海外市场,以便消化产能。一旦限制贸易,国内市场和投资环境都将恶化,外资就会撤离,对外出口不畅,会阻碍本国制造业企业开拓海外市场。不难看出,用限制贸易来推进“进口替代”,可能在短期内进展顺利,但长远来看,这样的做法只会阻碍经济的发展和产业的升级。

靠减少出口来囤积物资更是错的离谱。减少出口会导致外部经贸环境恶化,进口也会受到影响,对主要依靠大宗产品出口的发展中国家来说,限制出口还会影响严重国际收支,导致用于进口必要物资的资金不足。在各国企业都深度依赖全球供应链的今天,只有保证供应链畅通,企业才能充分发挥其产能,一旦必要的原材料、零部件进口中断,或大幅减少,企业就只能停产、减产。

想靠囤积扛过艰难时期的国家,结果很可能是囤积的物资用不上,急需的物资又买不到。

疫情严重冲击国际贸易,各国都应积极合作,以便尽快修复国际贸易体系。首先,各国在维护国际贸易体系方面加强合作,防止贸易保护主义在疫情助推之下蔓延升级。其次,要削减影响国际贸易的关税和技术壁垒,为跨国商品贸易提供便利,降低从事进出口的企业的运营成本。此外,各国还应在保障国际货运畅通、疫情防控和检疫等方面通力合作,以减少疫情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各国应保持对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信心,不可用自绝于国际贸易之外的方法来谋取自保和发展。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海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