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度干预,新加坡式防控的样本意义

2月1日,南航执行民航包机赴泰国接回滞留普吉岛的湖北籍旅客。 中新社
轻度干预,新加坡式防控的样本意义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东南亚一度被视为国际疫情防控的高风险地带。作为中国以外最早发现并确诊病例的国家之一,新加坡更是成为焦点中的焦点。面对疫情,新加坡政府的“佛系”反应一度被认为是在“放弃”防控,而也有人认为,其“轻度干预”态度正显示出,疫情不会变得那么糟糕。

为何这里成为评估疫情的关键点?

1月20日,来自山西、居住在武汉的66岁退休车床工人王先生,与9名家人一同从广州飞抵新加坡开启假期之际,不会预料到自己平生第一次出国,会在一家外国医院里度过整个农历新年。

上海澎湃新闻报道,2月19日,作为新加坡首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王先生正式治愈出院。与他同日出院的还有另外4人。但也是在同一天,新加坡新增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确诊总数达到84例,仅次于中国和日本。

在应对疫情发展的不确定下,新加坡疫情治理的样本性意义受到关注。北京《环球时报》报道,美国兰德公司亚太政策研究中心流行病学家、乔治城大学全球健康系终身教授詹妮弗·布埃伊(Jennifer Bouey)称,新冠病毒肺炎转变为全球性流行病的风险性至少为“中等”,而该病毒在新加坡的传播情况将成为衡量这一风险的关键点。她进一步分析称,一方面新加坡气温较高,可观察高温环境能否让该病毒自然消退,不过,鉴于新加坡可能已出现社区内传播,高温可有效抑制病毒的判断还为时过早。另一方面,新加坡具有发达的公共卫生系统,尤其对感染病例的追踪体系十分完备,倘若在此背景下疫情仍然在该国出现较大规模暴发,则非洲、拉美等不具备发达完善的卫生保健系统的国家将面临很大风险。不仅如此,作为国际商业会议和旅客的重要目的地,新加坡与世界的人口流动的密切关联度,使其既难以抵挡疫情的侵袭,也进一步“助推”了疫情的蔓延。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今年1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一场国际会议,最终导致了全球多个国家出现确诊病例。新加坡国家发展局局长黄循财说,“我们要尽全力压制病毒扩散,以非常开放的态度公开资讯,亦与外国的卫生部门紧密合作。”

新加坡“佛系”抗疫做法赢得称赞

与中国、日本等受疫情严重影响的国家相比,在外界看来,新加坡在疫情响应方面似乎有些“佛系”。但新加坡政府并非没有迅速响应疫情,而是结合实际采取了相应措施。

香港凤凰网报道,新加坡是海外国家中防范最早的。早在今年1月3日,新加坡就已对来自武汉的游客进行体温检测,是海外首个对新冠病毒做出应对措施的国家。此后,随着国内确诊人数上升,2月2日,新加坡禁止所有(不论国籍)过去14天曾到访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及过境。2月7日,新加坡将疫情警报级别从第二级“黄色”上调至第三级“橙色”(最严重级别为“红色”)。

从2月18日开始,新加坡要求居家隔离期间不得外出,违者将依据《传染病法令》被起诉。根据新加坡人力部的公示,目前已经有6人由于违反了隔离令在24小时内被吊销签证,并被永久驱逐出境。

新加坡防疫模式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高度复杂的接触者追踪机制。2月14日,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称,新加坡具备“接近完美的黄金水平”监测能力。

这个城市国家采取的措施在国际社会赢得了称赞。世界卫生组织在2月12日表示,新加坡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方面与公众的沟通方式树立了一个典范。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观察: “鸡尾酒疗法”使泰国治愈率超50%?

大疫之下,人们最希望听到的好消息不外乎两个:科学有效的治疗手段和不断提高的治愈率。截止28日上午11时,泰国累计确诊病例41例,其中有28例已经治愈,还有13例正在留院治疗。

广州《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月3日,泰国卫生部宣布使用“鸡尾酒疗法”,一种抗艾滋和抗流感两种药物双管齐下的特殊手段,48小时内就治愈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

Rajavithi医院专家团队发现了快速且效的治疗用药方案,在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使用之后48小时后情况转好,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结果呈阴性。
该药方通过使用政府医用组织生产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并辅以治疗流感的药物研制得出。

据Rajavithi医院的肺部疾病专家Kriangsak博士讲述,此前,院方接收到一名从华欣医院转院来的新型肺炎重症患者(中国武汉人,70岁),有基础病史,随着患者肺部的炎症扩散,血液中的病毒每天都在增加,甚至到了需要使用呼吸机助氧的地步。

于是,Rajavithi医院专家团队使用政府医用组织生产的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并辅以治疗流感的药物对其进行治疗。在用药12小时后,患者的病症有所改善,不仅发烧减退,还可以坐起来了,疲劳感减弱。用药48小时以后,医生对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核酸再次进行检测,发现呈阴性。

Kriangsak博士表示,最初通过对有效的治疗方案进行研究,发现重症患者在第一家医院使用了泰国药剂机构自行生产的抗艾滋药物,2天后,情况并未好转,也未出现恶化,于是使用了泰国的治疗流感药物Oseltamivir,由于患者症状严重,使用了高剂量药物。

另外,此前有记录表明这种药物对治疗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有一定的效果,于是决定对重症患者同时使用这两种药物进行治疗,之后对患者的情况进行密切观察。

两组药物的使用比例为,抗艾滋药物早晚服用,每次2粒。辅以治疗流感的药物,同样早晚服用,每次2粒,患者症状会逐渐好转。但这种治疗方法是否符合标准,还有待考证。此前,中国曾介绍过单独使用抗艾滋病药物的治疗方法。

此前,清迈发现的1例确诊病例,第一次检查时采样鼻涕与唾液检测没有发现新冠病毒,但后来出现肺炎情况,疾病控制厅医师塔威表示,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可能是第一次检查时病毒尚处于潜伏期。他透露,目前该例患者病情已经有所好转。

另据报道,2月24日,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长阿努廷宣布,泰国将新冠病毒肺炎列为泰国《传染病法》排名第14位的危险传染病。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