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亏欠的武汉,仍在苦战

2月23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现场调研。 中新社
被亏欠的武汉,仍在苦战

新冠肺炎的疫情,让武汉按下了“暂停键”。如今,距离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城市自我隔离已经一月有余。面对传播能力超强的新冠病毒,武汉打的是一场“隔离”战,只有切断病源传播,才能停止疫情扩散。那么,经历了“封城”一个月的武汉,到底怎么样了?

封城超一个月 确诊病患增长率减缓

495人确诊,23人死亡,这是1月23日,武汉封城第一天的数字。截至2月27日,武汉已有48137人确诊,2132人病亡。疫情防控依旧面临严峻形势。

北京《新京报》报道,在这一个月内,武汉地区的确诊病例增长率有所减缓,在所有医护人员的努力下,病死率也呈现下降态势,治愈率不断攀升。在2月20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也首次大于新增确诊病例。

“封城”以来,随着确诊病患的不断增加,对医疗的需求就越大,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武汉的医院能接纳这么多人吗?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官网自2月1日起发布的“全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数据显示,定点医院及其床位数量一直在增加。

但随着武汉的新冠肺炎患者确诊数量越来越多,定点医院的床位显得不够用,这个时候,方舱医院的建成和使用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除了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部分学校宿舍也被征用。

物尽其用,地尽其利,正是在这种举全市之力共抗疫情的努力下,患者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疗,治愈出院患者不断增加。

疫情当前,告急的可能不止床位,专业医护人员才是战胜疫情的“定海神针”。被誉为“最美逆行者”的各地驰援医疗队的到来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武汉医护人员数量紧张的局面。

失序的生活和意外中的平静

猝不及防的一纸封城令,几乎打破了春节武汉城的秩序:交通停摆、口罩脱销、商店关门、聚会取消,未知病毒带来的疑虑笼罩在城市上空,人们的生活充斥着不适和妥协。

综合北京《新京报》、广州《南方都市报》报道,封城之后武汉一切都似乎慢了下来,但并不能停滞。医护人员、待产孕妇、突发疾病的人随时都有出行需求。为保证城市的运行,六千辆出租车、网约车投入到了应急出行中,其中不乏自愿报名的私家车网约车主。

“你看人的一生啊,要做些有意义的事,能有几个有意义的事。”2月7日的下班时间不同往常,已经没有了晚高峰,被问及为什么会报名,戴着口罩的一名网约车司机脱口而出。经常在武汉市内接送医护人员,他见证了倒下后又不断有人补上的医护队伍。“当时我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是我不能哭啊”。

这位网约车司机瞒着父亲,与妹妹都加入了车队。虽然老婆、岳父岳母都不同意,他边开车边笑,“没办法,他们拧不过我。”

“封城”、隔断往来,但封不住、断不了人们对武汉的关心和支持。武汉红十字会资料显示,从1月22日起,武汉每天都能接收到物资捐赠。

来自中国甚至全世界的物资不断增加,武汉的防护物品正在从严重不足到慢慢好转。

除派遣医疗队,捐赠医疗设备、防护物资外,各地输送起特产美食来也是毫不含糊、按吨起步。内蒙古运送武汉130吨土豆、辽宁送出130吨大白菜,还有黑龙江的大米、新疆的百吨洋葱、西藏的牦牛肉……来自中国各地的捐助,都很硬核。

这些生活物资,都汇成了涓涓细流,滋润着所有武汉人的心。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武汉保卫战依旧在路上。

这场中国史上最难的防疫难在哪儿?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国最高领导人23日作出这样的判断。这一判断也得到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的认同。那么,中国“史上最难”的防疫究竟“难”在哪儿?

中新社报道,联合专家考察组中方组长、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专家组组长梁万年24日指出,从传染源控制、传播途径切断、易感人群保护三方面来看,与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新发传染病、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相比,此次疫情确实防控难度最大。

首先是“难控制”。同为呼吸系统传染性疾病,此次疫情很容易让人回想起200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然而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传播力高于SARS病毒。梁万年说,SARS病人几乎都发烧且是高烧,可以很快识别出来以控制住传染源。而新冠病毒有很大隐蔽性,“不仅有轻症、普通、重症、危重症患者,还有无症状感染者”。

其次是“难切断”。核酸检测“假阴性”现象频发,陆续出现了潜伏期过长,或咽拭子检测为阴性而粪便标本检测为阳性的特殊案例,足见新冠病毒之“狡猾”。

第三是“难保护”。一方面,至今还未研发出具有针对性的药物和疫苗。另一方面,新冠病毒对老年人、有基础疾病患者的致病力较强,加上前期预计和准备不足,加剧了疫情防控难度。

广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卓家说,确诊人数近8万人,死亡人数超2000人,31个省份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机制,1500万人口的城市封城一个多月,这些“历史之最”足见防疫之“难”。

他认为,没有疫苗和精准的药物,一切都在摸索中进行,更考验着医务人员的水平和各级政府的管理调度能力。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链接: 世卫专家组:感谢武汉人民的贡献,世界亏欠你们

“我们想向世界表示,像中国这样去做吧,这样可以拯救生命。”2月24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外方组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经过9日在华实地考察以后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中新社、中新网报道,布鲁斯·艾尔沃德说,“25年前,我曾经到过武汉。那时的武汉要比现在小很多,但依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活力蓬勃。两天前,梁教授和我到达武汉时,城市变得不一样了,充满着高楼大厦,火车站是现代化的城际交通枢纽,然而一切却陷入沉寂。那些高楼大厦里面的灯光,是1500万的武汉人民,他们几个星期静静地待在家里。而当我们与武汉同事沟通时,他们说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身上肩负的一份天然的责任,要保护全世界。”

布鲁斯·艾尔沃德表示,“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做出的贡献,世界亏欠你们!我想当这场疫情过去的时候,希望有机会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