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传统安全风险加剧 国际合作勿停在口头

非传统安全风险加剧 国际合作勿停在口头

从去年底的巴西登革热,到中国当前正在经历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亚非20多个国家的蝗灾、尼日利亚暴发的拉沙热疫情……世界各国面临的非传统安全风险越来越高。在面对公共卫生危机、粮食安全问题、环境灾难等非传统安全风险时,很多国家缺乏准备,全球合作机制也还未成形,让各国的安全和发展都遭遇了严重挑战。
相比战争、饥荒等传统安全风险,各类非传统安全风险对全球安全构成的挑战同样严峻。传染病等非传统风险往往波及范围很广,SARS、新冠肺炎等传染病都有很强的传染力,且很快在多个国家流行。今年爆发的蝗灾也从非洲蔓延到了亚洲,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农业都受到了严重打击。

各类非传统安全风险“破坏力惊人”。尼日利亚的拉沙热疫情,从2019年12月30日到今年2月9日,有472人确诊,导致70人死亡,致死率高达14.8%。有些传染病致死率相对较低,但传播非常迅速,新冠肺炎就是如此,这样的传染病不仅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用于救治,还必须实施强力的排查和隔离措施,势必给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转造成严重影响。

世界各国在应对水旱灾害等传统安全风险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也都有成熟的预防体系。但在面对新型风险时,各国大都没有经验,加大了风险防控的难度。SARS、新冠肺炎等新型传染病暴发后,需要一段时间对病毒进行研究才能找到有效的救治方案,并研制出疫苗和特效药,各国在面对疫情的初期只能进行被动防御。
缺少有效的国际合作机制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在面对席卷亚非两大洲的蝗灾时,各国各自为战显然难以化解危机;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全球,有些国家与中国积极合作,有些国家采取了消极的政策,这也对防控产生了不利影响。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更令人担忧的是,世界各国应对安全威胁的能力存在很大差距,一些经常爆发危机的国家风险应对能力较差,比如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等高致死率病毒引发的疫情大都在非洲暴发,沙漠蝗虫也是源自粮食安全最缺乏保障的非洲。频繁发生的病疫和灾害会阻碍经济发展,而经济停滞又妨碍了防灾能力的提升,结果让欠发达国家陷入恶性循环,他们的安全短板又让周边乃至全球安全受到威胁。

非传统风险是全球共同的安全挑战,任何国家都不能袖手旁观。要加强应对非传统风险的能力,世界各国必须加强合作。

首先,应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以便在风险爆发时及时加以应对,各国可在应急措施、防控措施等方面加强协调,还应与世卫组织、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积极合作。
这些疫情和灾害还凸显了应急物资储备不足问题。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欠发达国家产能不足,又缺少用于购买和储备的资金。二是在全球供应链遭到疫情影响时,世界各国都缺少应急方案。为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医疗物资出口企业转向内销,因此一些国家遇到了医疗物资及其原材料进口不畅的难题。要解决应急物资储备不足问题,世界各国也需加强沟通和协调,建立合理、有效的物资调配和应急生产机制。

要完善全球风险应对体系,还要补齐欠发达国家风险预防和应对能力的短板。在这方面,各类国际组织应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为欠发达国家建设医疗、水利等方面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帮助他们培养急需的人才。各国在国际合作中,也应把加强防灾能力和防灾合作当做一个新的重点,为欠发达国家提供更多的人才和经济支持,以提升他们的风险防控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海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