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华人追念金庸:武侠精神已融入华人血液 世间再无金大侠 江湖只如一梦中

10月31日,在香港湾仔三联书店,金庸作品被摆放在醒目处,方便读者选购。中新社
全球华人追念金庸:武侠精神已融入华人血液 世间再无金大侠 江湖只如一梦中

汹涌而至的集体悼念,突破以往的密集刷屏,但当这一次称不上突然的告别真的变成现实,依然是一片地动山摇。“世间再无金大侠,江湖只如一梦中。”有人说,金庸逝世,是中国武侠文学一个时代的真正终结,也是中国读者乃至世界华文读者巨大的损失。

风靡全球——“从小说中了解中国历史”

金庸的小说从上世纪50年代起风靡华语圈,直到上世纪90 年代才走向海外。以香港为枢纽,金庸的小说又向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乃至全世界华人群体传播。

综合香港《大公报》、中国日报网报道,1995 年,日本德间出版社在得到了翻译和出版的授权, 在1997年一连推出《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和《侠客行》,获得了热烈反响。

日文版首席翻译冈崎由美表示《神雕侠侣》的销量最好,《雪山飞狐》被日本武侠迷称为“武侠小说的入门书”,而《射雕英雄传》则被日本读者视为励志之作。
金庸离世后,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和交通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高级政务次长马炎庆各自在脸书(Facebook)上哀悼。

王乙康说,他从小爱读金庸武侠小说,虽然小说中的背景或许跟真实历史有出入,但他的确从金庸的小说中了解不少中国历史。 “还剩《天龙八部》和《鹿鼎记》没读,或许应该去读了。”他补充道。

马炎庆则评价道,金庸笔下的人物和故事情节融合了历史、文学、文化、武术、中医、饮食等元素,是一大奇才。“谢谢查大侠为我们带来许多想象的空间和美好的回忆。请您安息。”

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从小就是金庸迷,求学时为了追金庸小说甚至废寝忘食。“金庸,在我心目中是实至名归的‘ 一代宗师’! 永远怀念这个武侠世界的巨人。”

看作品, 与大仲马、托尔金比肩

金庸小说风靡华人世界数十载,但在英语世界却鲜少人认识,原因是他所营造的武侠世界,武功招数繁多,江湖规矩林立,大量的中国文化典故,小说半文半白的文字风格,都对翻译提出了很大的挑战。过去也有部分译者尝试翻译,但正式出版的英文版不多。

香港《大公报》报道, 截至2018年2月前只有三本书有英译本,分别是1993年香港译者莫锦屏翻译的《雪山飞狐》、1997年英国汉学家闵福德(John Minford)翻译的《鹿鼎记》,以及英国记者晏格文(GrahamEarnShaw)2004 年翻译的《书剑恩仇录》。今年2月,英国出版界泰斗麦克莱霍斯出版了《射雕》的第一卷英译本《英雄诞生》,反响极佳,在亚马逊书店的“武术书籍”类别,平装版夺下销售冠军。

美国杂志《纽约客》在今年4月发表长文推荐《射雕》时写道,金庸基于中国历史构造了他的江湖世界,正像《指环王》的作者托尔金以查理曼大帝统治下的欧洲为画布,尽情挥洒想象力。

自2017年10月起出版多部金庸小说漫画版的法国漫画平台ActuaBD表示,金庸有时候会被拿来与法国作家大仲马比较,因为两位的作品充满了浪漫主义的侠义,深受读者欢迎。

影响深远 ——“金庸影响仅次于父母”

美国北京联合会荣誉会长李红是一名金庸小说迷。她说,金庸先生的武侠世界塑造了“言之侠者,重信守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侠客精神。这种爱国情怀、侠义精神成为当代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血液中的一部分。

中新社报道,“ 金庸先生对我人生的影响仅次于我的父母。”华裔赖静平3 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从小对武侠很感兴趣,他尝试翻译的第一本书是金庸的《天龙八部》。

三年前, 赖静平创办了海外中文小说翻译网站“Wuxiaworld”(武侠世界),他在网站上的笔名为“任我行”, 取自金庸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任我行”。他说:“金庸先生塑造的许多经典人物,浓缩了典型中国人的精神, 带给华人深根于传统的善恶观和情感慰藉。”

读金庸,见自己见众生见明灭

有人说, 尽管也读过《飘》,看过《魔戒》, 但只有金庸的“江湖” 是真的放在心的深处, 是可以随时踏入重温的。这或许也正是金庸作品影响如此巨大的深层原因之一。

中新社报道, 作家韩松落认为,“他(金庸) 完整地呈现了一个中国人的成长经验。”在“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之后,还多出一步—— “见明灭”。

金庸的创作史, 甚至可以看作一部20 世纪华人文化思想史,他试图讲述中国历史的脉络, 从中解释中国传统的核心精神,追问华人民族文化的认同。

他将这一切统统写入江湖,在众多江湖儿女的命运与情感中,交与读者去体会、汲取, 在这种沉浸中,所谓是非、所谓成败、所谓爱情、所谓坚持,内里皆是中华文化的心性。

特写——铁粉马云撰文悼金庸:无先生或无阿里

“只因一个‘侠’字, 结缘半生。”10 月31 日,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其个人微博写下悼词: 了却侠骨柔情,快意江湖恩仇。先生含笑,已然远去……我们努力活出先生教会我们的模样。

金庸对阿里的影响, 如马云在悼词中说:若无先生,不知是否还会有阿里。要有,也一定不会是今天这样……

2000 年,马云在香港第一次拜会金庸,叙谈3 小时,临别金庸为马云手书“神交已久, 一见如故”,并送马云别号“天行”。同年, 马云邀请金庸赴杭州主持互联网CEO 论坛,成为那一年中国互联网一大盛事,被称为“西湖论剑”。

而阿里员工的花名也有很多出自金庸小说, 如马云自取花名风清扬, 逍遥子是阿里CEO,行颠是阿里CTO,而光明顶、摩天崖等武林圣地也都是阿里各个办公室名称,金庸影响马云之深可见一斑。 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