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家国梦,乱世儿女情”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病逝 射雕英雄成绝响 江湖再无侠客行

10月31日,大批香港市民前往香港文化博物馆金庸馆参观,追忆大师的武侠世 界。香港中通社
“千秋家国梦,乱世儿女情”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病逝 射雕英雄成绝响 江湖再无侠客行

“人生在世,去若朝露。魂归来兮,哀我何悲。”华人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天龙八部》里如此写道。如今,金庸悄然离开了他的“江湖”。金庸一生共创作了15部武侠小说,他笔下的意气江湖陪伴了一代代华人成长,也影响了无数读者的精神世界。

作家——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

尽管最初的梦想不是当作家,但查良镛(笔名金庸)其实很早就显露了写作的天赋。

综合中新社、香港中通社报道,1953年至1958年期间,查良镛曾以林欢作笔名,为长城电影公司编写剧本,其中《绝代佳人》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金章奖。

1955年,从未写过小说的查良镛凭借对武侠小说的了解与喜爱,把自己名字中的“镛”字拆开, 以“金庸”作为笔名,并开始撰写《书剑恩仇录》, 一炮而红。

1956 年, 金庸再为《香港商报》连载《碧血剑》; 到1958年《射雕英雄传》获得极大成功。其后,金庸的作品一部部横空出世,包括《雪山飞狐》《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侠客行》《笑傲江湖》等,直至1972 年完成《鹿鼎记》后封笔。10余年间, 金庸合共创作了15 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也才有了那一句“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只有14个字,却是几代人的青春共同记忆。

金庸也被喻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与梁羽生、古龙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享有“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的盛赞。同时,他的小说为各类文创产品提供了无穷无尽的素材,对香港过去数十年流行文化的发展, 有着巨大的贡献。


他吞吐豪气万丈 也写尽儿女情长

据不完全统计,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已经超过了3亿册,小说的阅读人群涵盖各年龄段、职业及文化层次。而由其著作衍生出来的作品中包括电影36部、电视剧66部、动画1部、漫画11套、电脑游戏33部,深入一代又一代全球华人的内心。

综合上海观察者网、北京《新京报》报道,金庸曾说, 自己笔下的大侠武功最高的应该是张无忌。但他本人最喜欢的是令狐冲,也喜欢乔峰。郭靖为国为民,自己也很佩服。

在金庸的小说里,很多故事都发生在易代之际,他将笔触投向了风起云涌的时局带给人间的苦难。晚年回看,金庸说, 写郭靖时对文学还了解不深,是对理想人格的一种塑造。对“大侠”二字的定义和理解,他觉得在《神雕侠侣》里已写得很明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如果说初识金庸,都会为他笔下义薄云天的人物、奇妙诡谲的东方武侠世界所折服,那么他作品中寥寥数笔的感情描写, 则写尽了世间的儿女情长。

女作家三毛曾说,金庸小说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写出了一个人类至今捉摸不透的既可让人上天堂, 又可让人下地狱的“情”字。作家马伯庸觉得最微妙、最隐晦同时也最让人感叹的,莫过于灭绝师太告诉张无忌,她的师父、郭襄的徒儿叫做风陵师太。而在金庸笔下, 风陵渡口正是郭襄与杨过初见的地方……

学者——为内地与香港文化交流奔走

盛年成名,晚年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这仿佛就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情节。近几年来, 没有哪家媒体能够采访到金庸,甚至采访其家人也非常之难。他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让老人家能清清静静地过‘退出江湖’的日子”。

综合中新社、《北京青年报》报道,退休后的金庸并没有闲下来, 当时已近古稀之年的他一边继续完成对自己武侠作品的修订,一边忙于为内地和香港的文化交流事业而奔走。

1994年, 金庸返乡参加嘉兴一中90周年校庆并于嘉兴高专兴建金庸图书馆,后又斥资1400万元人民币在杭州西湖兴建云松书舍,该书舍现已成为杭州热门旅游景点之一,内设金庸作品及手迹陈列室等。

在他内心治学比写小说更有地位

不过,虽然是晚年, 但金庸一直没放弃学习, 他的友人曾对媒体称, 金庸晚年想完成人生转型,从文坛向学界进军, 可能因为在他内心里, 治学比写小说更有地位。

“做学问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乐的。” 金庸曾说,“学问不够, 是我人生的一大缺陷”。

金庸与学界结缘已久, 一生获颁荣衔甚多,包括海内外多所知名高校的荣誉院士、荣誉博士、名誉教授等; 200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

金庸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他曾说, 要考他的博士生不容易, 要把论文寄过来,三年必须写两篇论文。

2005年,他获剑桥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名衔,随即以81岁高龄赴剑桥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后以86岁高龄获得了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