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声虫”是二句蕴含讽刺的俗语,从唯物主义的观点看,世界上并无此物。然而,古人所著的野史笔记却绘声绘色地说确有此虫,可谓奇怪笔墨。

宋朝陈正敏《遁斋闲览》载,杨勔(miǎn) 中年得了一种怪病,每讲一句话,肚子里都有一种细小的声音学舌。几年之后,声音越来越大。有一个道士知道了,说这就是应声虫。如果不治好,还会传染给妻子。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怎么治呢?办法是读《本草》,读到那一种药应声虫不敢应,就服用那种药。杨勔照此办理,读到“雷丸”,肚里的虫就不作声。于是吃了几粒“雷丸”,病果然好了。陈正敏还说,他有一次到福建省的长汀,遇见一个乞丐,也得了这种怪毛病,好多人围着那乞丐瞧热闹。陈正敏教他服雷丸可以治好。那乞丐却说:“我没有别的本事可以招来过往行人,就靠这天生的本事——借肚子里的应声虫逗乐,以收点赏钱来求得衣食。”竟不肯医治。

是,“应声虫”讨人嫌,却是事实。

无独有偶。唐朝张鹜(zhuó)《朝野佥载》也记载,洛州有一个读书人得“应病”。讲什么话,喉里就有东西答应。求治于名医张文仲,那郎中也叫他读《本草》,把应声虫害怕的药合成药丸服食,把病治好了。

上述种种,当然都不过是马路新闻,肯定没有其事的。但是,“应声虫”讨人嫌,却是事实。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