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ucation_314_03.jpg

2015年底,我开始了我的缅甸留学之旅。来到曼德勒(瓦城)后不久,机缘巧合,我得到了在福庆学校曼德勒孔子课堂实习的机会。在其所属的第三十六个汉语教学点洞善灵和尚庙给缅甸学生上中文课。

正如李祖清博士所写的《论缅甸寺庙功能》一文中记载,缅甸的寺庙不仅仅是“寺庙”,更兼有住宿客栈、文化宝藏、传教机构、教育机构、经贸辅助、慈善机构、收容机构等多重作用。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教育机构和慈善机构这两个支持着缅甸老百姓的两大功能。确切的说,我是在洞善灵和尚庙亲昵教育基金会的免费中文班教授学生中文。亲昵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是一位叫做吴钦貌吞的作家,他也是一位退役军人(前上校)。退役后的他,一边用“笔杆子”弘扬缅甸本土佛教文化,对新时代缅甸佛教思想提出了更多新的看法。另一方面,作为亲昵教育基金会负责人处理日常事务,开办了免费中文班、免费电脑班,让更多贫寒的缅甸人能够有知识,有一计之能。授人以渔者也,非鱼者也。真正意义上的用知识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课余之际,他还时常带着学生们为和尚庙割草铺路。可以说,在战争年代他是一位出生入死的钢铁将士:在和平时期他是一名甘于奉献的无私作家。这大概就是我们大多数人心中的“真男神”吧!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缅甸学校的课堂也挺“奇特”的。刚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只知道是在和尚庙里面上课。

可是当我一走进课堂的时候,才发现和尚庙里的学校不是只有师父们才能上课的。学生小到十几岁大到头发花白的老爷爷都有。最让我难忘的是两位学生。一位是与我就读于同一所大学的中文系女大学生赵雯君。除了日常在学校的课程以外,周末还在我这里上课。写得一手好的中文字,还特别乐于助人,因为我的缅语水平有限,在课上遇到我解释不清楚的知识点,她听懂了以后,还会转化成缅甸学生能接受的方式再说一遍,在她中文进步的同时我的缅文也得到了提高。另一位是一位阿姨玛妙谬吞。缅甸人对佛教有着虔诚的信仰,大多都是殷勤好客的。在我回国的时候,我先从曼德勒坐汽车去仰光在转机回中国。玛妙谬吞让我去她家做客,之后用她家的车送我去汽车站。在她家的时候,她领我去看她家的佛像。不仅有从新加坡、泰国等各个国家请来的观音菩萨,还有从中国请来的如来佛,当然还有从缅甸各地请来的各种佛像。坚持每天讼经拜佛,更是十五年来坚持吃斋。在洞善灵和尚庙亲昵教育基金会第一期中文班闭幕典礼上她说“我会像喜欢缅文一样喜欢中文”。其实我也一样,我也会像喜欢中文一样喜欢缅文。

在缅甸这次华文教育的经历,更是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中缅之间这种胞泼情谊,即将毕业的我,也希望之后能在自己的工作能够尽己之力,让缅甸了解中国,让中国了解缅甸。

魏求学、胞波网

education_314_04.jpg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