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盼望

夏日的盼望

天上的云不知道什麽时候就厚了,黑黑的似乎要下雨了。阵阵的风呼呼的刮过来,没有半点的尘土,可是赶走了热浪,使人在闷热久了感到爽快的凉意。人们舒展开腰肢,让这种感觉舒服到身体的每一个毫毛。

在这样的夏季,这样的情节是人们期盼的。夏日里最多的炎炎的烈日,空气常常沉默地停顿着没有半点的流动,让人们在沉闷中窒息着。街道上多是无精打采的人,不打伞,汗流浃背着,却脚步匆匆的,可能是事多,也可能是躲避这酷热难耐。多见一个身影急急地走到楼的阴影里去。

刚才还是这样的一番景象,现在却被突然来的乌云给遮住了,让一阵风掀起了生意。人们忽然就精神起来了,忽然就高亢起来了,声音也鼎沸起来了。多是欣喜的表情,如同贫困久了的穷人拾到一笔可观的钞票。

雨点稀稀拉拉的掉下来了,落在地上,很快就不见了踪迹。落在花枝树叶上的还不能够冲掉积攒了一段时间的灰尘。可是落在人的身上,却激起了快乐的感觉,粗鲁的男人把背心和短袖脱掉,赤祼着上身,任大大的水滴噼叭的砸到皮肤上,高兴地呼喊着。

雨渐渐的浓密了,享受的人们不再潇洒了,纷纷的逃也似的躲进了屋子,藏到了可以遮雨的地方。但脸上没有削减笑意。好象都对这袭来的湿意,有着多少年的相思似的。

花枝和树叶精神起来了,水灵灵的花绽放得更妖艳了,树叶更青更绿更鲜活了。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路上奔跑的人少了,仅剩下浓浓的雨雾在整个空间横行了。透过雨帘看着远处的东西,楼房鲜亮了,红的是水润的红,蓝的是水润的蓝,绿的是水润的绿,似乎有了生命。雨中的树木挺直了身躯,昂起大大的头,尽情享受这份夏的浓情。

雨持续着,人们都回家里高兴去了,人有几个年迈的老人坐在门边的雨封下,一边凝视着这湿漉漉的世界,一边品味着生活。

雨不知什麽时候稀疏起来了,云也不那麽黑了,似乎被阳光抻得薄了,透过的光就多起来,亮起来。剩下不多的水还在滴达着,不过不那麽重了,不那麽浓密了。浅灰色的云边挂上了一道长长的彩虹。

孩子们出来了,老人们出来了,年轻人也出来,急匆匆的做自己的事去了。但人们的脸上被闷热惩罚的印迹消失了,都挺直了腰板走在清新的大路上。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