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释义:对犯罪的亲属也不徇私情,使之受到应有的惩罚。

典故:州吁是春秋时卫国卫桓公的弟弟,他一心想当国君,就与自己的心腹石厚密谋杀害了卫桓公,篡夺了王位。

州吁当上国君以后,担心人心不服,自己的王位坐不稳,就同石厚商议。

石厚的父亲石烠是卫国的老臣,一直忠心耿耿,德高望重。深得人们敬佩。他早就告诫石厚别这样做,但石厚不听。他对州吁杀害哥哥篡夺王位十分不满,一时又没有办法,就以年老有病为由,回家休养去了。石厚就向州吁建议,利用石烠的威望,请他出来辅佐朝政,就能收服人心,州吁的王位就会安稳。

州吁觉得很有道理,就叫石厚回家去劝说石烠出山。石烠觉得这是除去州吁和石厚,为先王报仇的好机会,就答应了。石厚对石烠说:“现在人心不稳,该怎么办呢?”石烠说:“诸侯即王位,要得到周天子的批准,应该请人到周天子那儿去说情。”石厚又问:“该请谁去才好?”石烠说:“陈桓公跟周天子关系很亲密,跟我的交情也不错,你和州吁一起去见陈桓公,请他去跟周天子说说,肯定没有问题。”

石厚把父亲的意思转告了州吁,州吁很高兴,就和石厚一起到陈国去见陈桓公。这时,陈国大夫子睨已接到了石烠的密信,石烠请陈国帮忙除掉州吁和石厚。

州吁和石厚到了陈国,子睨把他们两人带到太庙去见陈桓公。来到太庙门口,州吁和石厚看见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不忠不孝无德无义者不准进去。”两人吃了一惊,忙问子睨:“放块牌子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子睨说:“这块牌子一直就在这里,没有什么意思,你们不必多心。”州吁和石厚进了太庙,马上就被陈桓公命令武士抓了起来,陈桓公拿出确的密信,当众读了起来。信中说,州吁和石厚大逆不道,谋杀国君,篡夺王位,请陈国帮卫国伸张正义,除掉两人为民除害。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陈桓公打算把二人斩首,但子睨认为石厚是石烠的儿子,杀他不妥当,还是让卫国自己处置,陈桓公便派人通知石烠。

石烠接到陈桓公的通知,就同大臣们商量怎么处置州吁和石厚。州吁是肯定应该杀掉的,但大臣们考虑到石厚是石烠的儿子,石烠又这么老了,想看在石烠的面子上,从轻处罚石厚。石烠却说:“州吁犯这么大的罪,都是我儿子石厚教唆怂恿的,我怎么能为了私情而不顾天下大义呢!”他又问大臣们谁去执法,大臣们都不想亲手杀死石烠的儿子,没有人响应。石烠就说:“没有人去,那我就亲自去!”他的一个家臣见了,赶紧把他拉住,表示愿意前去执法。

家臣到了陈国,当众砍下了石厚的脑袋。消息传到卫国,人们都拍手称快,称赞说:“石烠为了伸张正义而杀了自己的儿子,真是大义灭亲啊!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