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的境界

清明的境界

清明节又称寒食节,柳节,是大自然二十四节气中较为重要的节气。春回大地,人归自然,万物生长蓬勃时令,皆清洁而明净。唐代诗人来鹄曾写道:“几宿春山逐陆郎,清明时节好烟光。”烟光指的是柳色,嫩绿的柳条随风飘拂,袅袅炊烟中,缠缠绵绵,若隐若现。阳光如烟似雾,为春光留下无尽的遐想。一年好景清明日,正是踏青赏柳时。柳是春天的使者,无数的文人墨客为之倾情。贺知章一首“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写的是勃勃生机。周邦彦在“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中说的是离别之意。李清照的“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诉的是哀愁之情。所以万物清明是天与地组合最佳的节季境界。

清明最早只是一种节气的名称,可追溯至周代,其变成纪念祖先的节日与寒食节有关。晋文公把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后延续到唐玄宗年间,与寒食节合并,演变成为怀念祭祀家族先人的节日。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是我们耳熟的诗句。万物复苏,生命又开始新的一轮生长,这该是吉庆的世界,古人却为何愁绪满怀?中国人的清明忧伤,是一种特别的人文现象。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清明节已经超出节气的意义,有着非常丰富的内涵。各地都发展出了不同习俗,而扫墓祭祖是基本主题,对先人表达敬意和感恩,凝聚了中华民族对祖先的敬仰和追思,承载着中华民族子孙尊祖敬宗的文化情怀。感谢宇宙万物,更是华族人文关爱的高境界。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清明节之时,人们摘採新柳,缠叶于发际,或戴柳圈于头顶,插柳枝于地上。在这天地和谐,物我和谐的宇宙中,人民敬重祖先,踏青植树,心灵里还缠绵着无限的哀思。

这节季里,事涉鬼魂,为防止邪气侵袭,插柳于户,戴柳于首,免避恶魔的风俗,也源于一段让人荡气回肠的历史——春秋时代,介子推追随晋国公子重耳流亡列国,曾割下股肉给重耳充饥,重耳复国当上晋文公时,介子推便随母亲归隐山林,晋文公为了感恩重酬请他受封,介子推不肯,于是烧山迫他出来受封,介子推仍然不肯,母子俩就在深山里,活生生被烧死在一棵大柳树下。翌年,晋文公率领众臣,祭拜介子推时,见墓前新生柳枝轻拂,便摘柳枝编成圆圈戴上头顶,以示怀念之恩,由此插柳,戴柳的习俗延续于今。在祭扫祖先陵墓的过程中,人们能获得心灵的净化与升华,这是清明之真境界。

林文盾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