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苗的早晨

眉苗的早晨

眉苗初春的早晨飘着细雨,天色昏黑,还有点冷,像极了中国北方春天的早晨。穿一条单裤是不敢出门的。要等到6点15分左右,贪睡的小男孩才从东方懒洋洋地露出个头来。

而此时的非洲西部的早晨,天色早已透亮了,除了偶尔有一丝凉意掠过,早已忘了身在春天的季节里。美国东部的早晨也是大雪纷纷,寒风凛冽。只有,只有眉苗的早晨,才能在春寒料峭中感受到春天的气息!

从我的家到年多学校,中间要经过好几条大小的路,步行大约要走55分钟。路的两旁都是各种风格的房子,有欧式的、有中式的、有缅式的。在寒冷中漫行,唯一令我心情愉悦的是路两旁的櫻花树以及每户人家院子里的各式花草,有富贵花,有三角梅,有兰草,有红、黄、白、蓝菊花,其中,眉苗的樱花特别美,尤其是早晨的樱花。中国南方也有樱花,也能争芳斗艳,尽情绽放,但却少了许多自然的味道。而眉苗的櫻花有好几种颜色,有紫色的,有蓝色的,有粉红色的,有白色的,眉苗的樱花树高大且粗壮,在寒风中静静地伫立着,似乎在述说她守护的这座城市的沧桑与悠久的历史。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晨曦透过樱花树枝,成一束,又一束冷艳的彩带,把空中起舞的樱花串连在一起,风姿绰约,婀娜多姿,极具韵味。一路上洒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瓣,每条路都像铺满了世上最美的各色宝石,令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这种美,只有在眉苗才能看到,只有早行的人才能看到.

我喜欢早晨,喜欢眉苗的早晨,更喜欢有樱花的眉苗早晨。

彬伍伦年多中学老师  注明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