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屋外,有人在等着我。而我,正在咖啡屋里等一袋鸡米花。

咖啡屋里,人不多。有两排桌椅。绿的桌,红的椅。空着的桌椅像是一棵树与一朵花相依着低低私语。墙,也是镜子,望着墙,可偷看别人的吃相。我坐在红椅上,左手和右手在绿桌上相握,身上的绿色外套跟桌子的色调差不多,不细看,像一棵树坐在一朵红花上,红花的手扶着我的背,有点浪漫。目光在镜子里看别人的吃相,很淡定。忘了是在等一袋鸡米花,也忘记了屋外有人在等我。像是跟时间约会在咖啡屋。

我们每天都在等,等发工资,等花开,等车,等爱人回家,等一句表白,等一份礼物……或有期或无期地等。

等,有难受的等,也有轻松的等。

难以预测结果的等最让人难受,猜测、疑虑充斥着内心。让人寝食不安、欲罢不能,与时间抗衡多时,只为一个未知的结果。比如等一个没有承诺过的人,像一场赌博,那是一个若得若失的过程。没有期限,或许明天就等到,或许后天才等到,或许永远等不到,为的就是一份惊喜和执念吧。

假如明确知道要等的东西在某个时间就会到来。即使这个东西没有到来,等的过程像拥有的过程。可以把等待忽略,轻松地干别的事,时间到了,东西自然到手。这样的等待显得轻松。

有一种等几乎可以肯定要等的东西不会得到,也去等,没有期待,只等一个空,等一个幻。能这样等一定是很爱要等的东西,是心甘情愿去等。因为不奢望结果,所以轻松。这样的空等,只是思念的另一种表达方式罢了。对放不下的东西,一直思念,一直空等。无痛无痒地空等着,也充盈了时光,也是一种美吧。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此时,我在等一袋鸡米花,不确定要等多长时间,但知道结果是一定到手。而我,感觉轻松,几乎没有等的知觉。那是因为在等的过程中,不去想要等的东西,而是关注别的东西。欣赏咖啡屋的装修、看别人的吃相、听咖啡屋里缓缓的音乐……当等待的过程变成了享受时光的过程,就是闲等。

闲等,好似马路等汽车,好似树叶等风。闲等,顺其自然,让心漂流在等之外,不像等。闲等,不急,不累。不管有没有结果,不去期待结果;不论时间长与短,也要在过程中享受时光。

喜欢闲等,因为我是一个怕痛怕烦的人。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