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春节

回忆春节

 “贺新年,祝新年,愿大家都过个太平年……”听到这首歌,才知道快要过年了。在我记忆中映像深刻的那年春节场景浮现在脑海中。

在小时候,爸妈和我们三姐妹和外公、外婆、舅舅们一起住过。因外公是广东人,我们居住在华人广东大院子里。每年春节前,整个广东大院子的人忙着准备过年的事:大扫除、买新货、挂福字、贴春联、蒸年糕和爆米花糕等,我们全家人也在外公的指挥下都忙得团团转。

除夕之夜,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年夜饭,拜祖先。过了除夕就是大年初一,那天大人们忙着请客人吃点心。我们小孩子穿着新衣,忙着去拜访亲戚们和邻居家讨红包去了。我上午听说到过,隔壁家的小昂向外公那边拿到了大红包,所以我带领表弟妹们,去他家的外公讨红包,然后我们挨户去拜访。整个大院子都走遍了以后,我们去拜云南区,那里有二舅和二舅妈,因为二舅妈是云南人。云南区和广东区差别于请客人的点心,广东区请客的都是比较甜的点心,而云南区请客的是米线、饵丝之类的。我们到二舅那边的时候,刚好是午饭时间,二舅妈带我们去了好几家后,我们吃撑了再也不能吃了。在那里,我们遇到了跟着唱歌队伍的姐姐,我们也跟着她和唱歌队伍唱着歌去了,觉得很好玩。不过去了好几家,我们都觉得累了,所以就回家。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到家来拜访的客人也没有了,我帮妈妈准备大家吃晚饭,那天的晚饭也是和除夕那样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说说笑笑分享当天的经验。那时候,我以为每年都是会这样的开开心心的,没有担忧过人生的生死离别,也不知道世上没有不散的晚宴。

后来爸妈从外公家,分居了,我们离开了广东大院子。分家后的第二年外公去世了,外公不在的时候,妈妈和其他舅舅们帮忙下,四舅和四舅妈接手办春节。后来我和姐姐因为学业而来到仰光,现在我们姐妹俩有了工作,忙着自己的工作和学业,每年春节的时候很少回家。大城市里面朋友和寻乐可多多,我却沉溺在其中忘了时间。我醒悟过来来的时候,却发现外婆和大舅妈不在了。最近妈妈打电话的时候告诉我,这一年的过年不办了,因为妈妈和四舅妈的身体不太好。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为了想要的生活而一直努力着的我,本来以为人生是漫长的,与我喜欢的人分享我的成功,一切都会等我的,曾经以为父母也是等得起,于是我总是掉以轻心,忽略了父母正在变老。时间狠狠地搓了我耳光,我才恍然大悟,看见爸妈脸上的皱纹和灰白的头发。今年,我下定决心,无论有多么忙,有时间一定会回家陪陪爸妈。为了回忆今年、明年、后年的春节,我要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过好今天,计划好明天,不辜负今天所做的事情。

仰光正友学校  王惠明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