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碰撞!中缅友好代表、专家学者在曼德勒都探讨了啥?(一)

智慧碰撞!中缅友好代表、专家学者在曼德勒都探讨了啥?(一)

【本报记者 杨碧悠 曼德勒报道】11月24-25日,“一带一路:中缅友好关系论坛”国际学术研讨会在缅甸曼德勒福庆语言电脑学校孔子课堂展开。近百名中缅友好代表、20余位中缅专家学者参加交流研讨。研讨会分为专家巡讲和议题讨论两部分。专家巡讲部分,由三位来自中国的著名学者带来专题演讲,议题讨论部分,与会学者、华校及企业代表就中缅政治、经济关系研究;中缅人文交流合作;缅甸汉语教学三个议题展开交流讨论。

李晨阳教授对云南大学缅甸研究的历史、发展及成就做了简要介绍。云南大学于2002年成立云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经过16年的发展,缅甸研究与GMS研究成为云南大学东南亚研究的重中之重和品牌。

截止2017年底,相关研究已具备了一流专业团队,共有专职科研人员10名,另有聘请一流的顾问团队:北京大学缅甸语教授李谋、中国前驻缅甸大使管木,缅甸前国家总统首席政治顾问吴哥哥莱、新华社前驻仰光分社首席记者张云飞等中缅专家位列其中。

在基础研究上:从2009年开始出版缅甸研究丛书,已出版15本+3或6本,在国外发表10多篇英文论文以及2本英文著作。从2005年起一直出版《缅甸国情报告》至今,另外,还出版了大量中缅相关研究著作。

在应用研究上,云南大学缅甸研究团队一直向中国政府提供缅甸政策研究报告,并对来缅投资的中资企业进行企业培训和风险评估。

在国际合作上,研究团队多次邀请、组织缅甸团队到中国交流并且与缅甸仰光大学、曼德勒大学保持良好国际学术合作。研究团队还一直与缅甸顶尖智库开展合作研究。

胡金明教授介绍了生态文明建设背景下的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地体系优化的相关研究,认为中国仍然是缺林少绿、生态脆弱的国家。2020年森林增长目标任务艰巨、严守林业生态红线面临的压力巨大、加强森林经营非常迫切、森林有效供给与社会需求结构性矛盾突出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生态问题。

胡金明称,工业文明带来的负面生态环境效应已经导致了生物多样性退化、生态环境退化、资源危机等多种环境问题,人类应当对此引起重视并且多多思考如何在发展的同时与环境协调共生。他认为,不仅仅是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缅甸也应当注意这个问题。

安子曦认为,养生的前提是学懂、学好中国的传统文化,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明白古籍中有关养生部分的叙述。

因此,华文学校的创办至关重要,学好华文不仅在于拓展一门语言,更有利云读懂古人的健康哲学。

 

中缅政治、经济关系研究

 

吕星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教授)

支线对于主干道的发展甚为重要,我们不能忽视这些小的细节,区域合作中的核心不是外力支援,而是培养其区内发展动力。

另外,建设基础设施很容易,沟通人心很难,我们应该注重区域合作区人力资源的开发,加深对区域增长极本身的经济发展的研究,掌握其发展规律,而不是靠一味的规划。

 

范宏伟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

我们在对缅甸推行中国相关政策时要注意政策的有效性,而其有效性就在于如何最大程度用对方的语言让对方理解自己的想法,缅甸是一个历史变更十分复杂的国家,人口来源复杂、国际关系复杂,我们应该适当调整自己的大国心态,在与缅甸交流合作时要充分理解缅甸的心态,站在其立场与其展开更加友好的互惠合作。

张添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历史遗留问题及特殊地缘关系,使民盟领导人在与中国交往时仅抱有期待又心存谨慎。交往三年来,民盟领导下的缅甸与中国因各类主观、客观因素日益走近,应该看到,只有坚持其中的“政策共识与认知共适”而非单纯依靠外部因素,才能夯实和巩固两国关系基础,促进两国共同发展。

 

刘学军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副研究员)

中缅的天然气管道已经建成并且投入使用,在不断开展中缅的经贸合作,中缅能源合作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项,这种合作的达成对中国的对外合作和缅甸的对外合作都有巨大意义,对与缅甸来说可以带来大量的外汇收益,也有助于增加缅甸的能源安全。

 

刘红春

(云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中资企业在进入缅甸进行投资之前应该首先加强学习法律风险防范,进入缅甸之后按照法律规定经营,合理使用国内法和国际法,这样才能有效的避免在缅甸遇到的一些法律问题。

 

李代霓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目前,缅甸的电力资源的开发、投资潜力巨大,中国作为缅甸的邻居,在投资缅甸电力开发上也有相当优势,但是双方在电力投资合作上却一直明显成效,或许中国在对缅电力投资时应该多考虑缅方需要些什么?

 

安东程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过度的资源民族主义,让缅甸迟迟不能获得更多外资,也增加了国内的区域矛盾。但是合理的资源民族主义,在推动外资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也能促进当即经济环境和人力资源环境发展,我们应该合理的看待这个问题。

 

孟姿君

(云南大学缅甸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民心相通”很重要,无论是政策方针还是民间互动,只有真正的民心相通才可以促进中缅两国友好交往。

促进“民心相通”可以通过发展旅游、科教交流等来促进。

政策沟通有助于改善民间交流的质量,经济相通侧面促进民间外交,文化相通能直接推进民心更“通”。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别梦婕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博士研究生)

中国和日本从1988年以来都对缅甸展开了大量援助,中国通常倾向于大型工程,以政府对政府的方式,提供援助。而日本除了大型工程也兼顾小型工程,除政府对政府外以民间对民间的方式来进行对缅援助。

在这种情况下,缅甸对日本的援助认可度就远高于中国。

中国今后或许应该完善援助机制,调整援助重点,适当向民生领域倾斜,丰富民间援助模式来改善以上问题。

 

李继稳

(福庆孔子课堂本土汉语教师)

中缅人字形经济走廊的建设曾经受到质疑,但事实是经济走廊建成后将把缅甸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连接起来,改善缅甸经济格局促进缅甸经济发展。此外,经济走廊一旦成功推进,若开经济发展将得到全面改观,缅甸政府肩负的若开压力将大大减轻。                 (待续)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