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生活绑架

被生活绑架

有位驴友,他每年的生活基本上是这样的:上半年打工,下半年“流浪”,或者是一年工作,一年“流浪”。越来越多知道他底细的老板不愿聘用他,父母埋怨他,兄弟姐妹规劝他,朋友试图说服他,都三十四岁了,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喜欢他。

没有人知道他活得很好,自由自在,充分享受生活的每一天。他的快乐是脱离“主流社会”的快乐,是率性而为、不亏待自己的快乐。

大家看他,觉得可悲;而他看大家,觉得可怜。

他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虽然你内心偶尔会有这样的梦想。

因为你总是在想,从这个“主流社会”挣脱出来后果太可怕了。该上学的时候你不上学,该工作的时候不工作,该结婚的时候不结婚,该买房子的时候不买房子……一个人一旦被“边缘化”,就会浮躁、痛苦、抑郁,于是千方百计、削尖脑袋挤进“主流社会”。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按部就班”被认为是最好的生活方式,你只要做到“按部就班”,你就是主流的。所以,如果你没有一份固定的工作,如果你拿着工资不存银行,不为将来养老、买房、治病考虑,而是去旅游玩乐,你就是“社会闲散人员”和“享乐主义者”。一旦有作奸犯科的事件发生,你就是重点怀疑对象。

这已是一种所向披靡的价值标准。这个“主流社会”时刻在逼着你“正常”起来,必须要按照“人生的操作规程”一步一步地来,什么先做,什么后做,你是不能随意调换的。

其实一个人一出生就已被生活的现实给绑架了,你是无法逃避的,你的所有亲人都期望你成为一位“剑客”,浴血奋战,杀出一条血路来。

如果你脱离这样的生活绑架,选择了逃避,那你就成了逃兵,是可耻的。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但是,假如美好的生活是一个高地,为什么要求人人都从正面攻上去,不能从这个高地的后面、侧面攻上去?甚至可以一边慢慢攀登着,一边欣赏着身边的风景,同样可以到达高地。

这其实是一种人生智慧。人生毕竟不是兵团作战,没有要求你一切行动听指挥,你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所做的,如果感到痛苦,那就是错了;你所做的,如果感到是快乐的,那你就是对的。

伦敦奥运会上,有位名叫兰斯·布鲁克斯的美国铁饼运动员, 28岁的他并不是一位专业运动员,而是一位临时工,参赛前他在为别人修路。在美国的日子,他有时是保镖,有时是吧台服务生,有时又是加油站工作人员……他在大学里学的是环境科学,后来又希望当个篮球运动员,但每一次他都浅尝辄止。

这样一个喜欢“折腾”的人,代表国家来参加奥运会了。兰斯·布鲁克斯没想过要成为专业的铁饼运动员,他只不过觉得自己铁饼掷得远,可以享受奥运比赛的快乐,而又有人同意让他来,所以就到伦敦来了。我们的运动员,比赛失利就会痛哭流涕,顿足捶胸,愧对祖国人民。这只是一场体育比赛,体育是美好的,也是阳光的,更是快乐的,比到后来竟然成为“愧对江东父老”了,那还是体育吗?

真的,我们许多人都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了,已不知道生命其实是应该有快乐的,是不应该被“绑架”着向前走的。流沙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