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欲望的生活

充满欲望的生活

“生死根本,欲为第一”,欲望是人性的组成部分,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它是本能的一种释放形式,构成了人类行为最内在与最基本的要素。在欲望的推动下,人不断占有客观的对象,从而同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形成了一定的关系。通过欲望或多或少的满足,人作为主体把握着客体与环境,和客体及环境取得共容。欲望是人生存立世、改变和完美自己的根本动力,从而也是人类进化、社会发展与历史进步的动力之一。

弗洛伊德指出:“本能是历史地被决定的。”作为一种本能结构的欲望,无论是生理性或心理性的,不可能超出历史的结构,它的功能作用是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变化的。因此欲望的有效性与必要性是有限度的,满足不是绝对的,总有新的欲望会无休止地产生出来。由于欲望这种不知厌足的特性,欲望的过度释放会造成破坏的力量。叔本华认为,欲望过于剧烈和强烈,就不再仅仅是对自己存在的肯定,相反会否定或取消别人的生存。用“上帝的命定”或“天理”来取消或压制别人的欲望是不合理的,但过度推崇与放纵欲望也是愚蠢的。欲望不是纯粹的、绝对的东西,它需要理智的调控与节制,欲望似火调控似冰。人不能做欲望的奴隶,人是精神支配的人,而不是器官支配下的人。

这些欲望本质就是需要;需要吃、需要穿、需要爱、需要名利地位等。而人的这些需要一般来说是没有止境的,是无法满足的。明明两盘菜就可以下一顿饭,但总想要十盘,吃得丰富一些。

明明爱一个人就可以了,但总想爱她十个八个,爱得浪漫一些。被一个人爱也就够了,可很多人却想要被所有的人爱,人人都来爱我。这些都是“需要”的过度、过分!可见,人们的欲求心越来越强。而人的所有欲望统而言之,即是寻求快乐。无论是财富、名誉、地位、情爱的求得,都是为了满足心中的快感。以至于到现在,再高明的科学技术也满足不了人们的欲望。除了极少数人似乎能得到满足外,而大部分人的欲望都是得不到满足的。虽然有些有短暂片刻的满足,但那只是瞬间的满足,转瞬间即像泡沫一样消逝在无边无际的欲海中,人们又开始新的欲望的渴求,有了新的期盼。快乐和幸福稍现即逝,难得长久的,长时间留给人们的只有痛苦的追求和感受,因而快乐就越来越少了,因此人们就越来越痛苦。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生活得更好,但究竟要生活得怎样好,意见就很难一致了。像商纣王那样“大最乐戏于沙丘,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相信大部分人都不同意,像颜回那样“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很多人又不愿意。那么,人类需要维持在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上呢?孔子认为,人的需要、需求应该维持在中等的需要和需求上(中庸),既不要有过高的要求,也不能明明有这个条件而非要去过苦行的、低贱的生活。保持人的精神状态良好,心态平和,即使生活得简单粗糙一点,却也是快乐的了。对此,孔子在《论语》中阐述得很清楚,用智慧(智),用真心诚意的态度(信),寻求一种最佳行事方式(义),遵守一定的社会行为规范(礼),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相互亲爱的关系(仁),从而创造出自己良好的生存空间,良好的生存环境,以使自己和别人都能获得快乐而幸福的生活。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子思继承孔子的思想传统,认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应该维持在中等的需要和需求上,更应加以强调,故写下了《中庸》。中等的需要和需求的生活方式是根据天地万物的道理和规律而总结出来的,人们最需要遵循的一种生活方式。因为只有遵循这种生活方式,人生才能够得到快乐和幸福;如果是勉强自己遵循这种生活方式而造成痛苦,那也就不对了。

儒家认为,人生的意义就是在于使自己快乐,同时也使别人快乐!自己身边的亲人都快乐了,自己也就快乐了。如果自己身边的人都是痛苦的,自己又怎么快乐得起来呢?人生在世,不能去攀比,一山总比一山高,某人物质生活不如你,可是他的精神比你快乐,你又该痛苦了吧!有人说:“只有富贵才能快乐。”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大部分富贵的人都不快乐。孔子认为:“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可见,富贵并不等于快乐。快乐从哪里来呢?从调节自己的心理、行为而来。人一般是被欲望支配的,很少有人能支配欲望,或者能预见欲望,而轻视欲望。有的人的欲望是正当美好的;有的人的欲望却是丑陋不堪的;奋发向上,乐善好施的理想是令人敬佩的,而无比贪婪,无止境地追求声色犬马、感官享受是应当加以节制的。

当一个新的欲望不能实现时,面对欲望和缺失之间的矛盾时,佛教也开导人们要“看透、放下、不我执”。看透,就是很多事情事实上并没有人们以为的那样美好。比如说成名,有很多人都想出名,但实际上那些出了名的人知道,出名后有很多的苦恼,并不是当初以为的那样。现在这个时代出名的时候还要出相,甚至还要出丑,还要失去许多私人的自由空间。因为商品经济社会下有些人要靠别人的出名来赚钱,人怕出名猪怕壮。

放下,就是放松,卸掉负担,不要把事情看得太重。千好万好,适合自己才是最好,让自己过得幸福才能经得住未来的考验。

不我执,是说我非要怎么样。佛家所谓贪嗔痴三毒,归根结底就在于执著,而执著的基础就是“有我”。“我执”,则容易产生性格压迫、情绪压迫,使身、心、灵的正常健康状态被打破,如此又怎么能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呢?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越是想要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结果越是得不到,越是遭受了重大的挫折和伤害,反而是心平气和的时候才能如愿以偿。

同一个世界,有的人感觉生活在天堂之中,有的人感觉生活在地狱之中,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内心世界不同。

欲望是个奇怪的东西,常常在人们心中表现得模糊不清、躁动不安。当一个欲望神不知、鬼不觉地占有了我们的心灵,这可能是上帝赐予的一次机遇,也可能是恶魔布下的一个陷阱,关键在于我们怎样去用理智去把握和化解。

欲望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这时,我们最需要的不是迅速的行动,而是要静下心来,调动自己的经验、感知、感觉,去观察、体验它如何萌动,如何发展,直到清醒地认识到这欲望背后到底是什么?实现这个欲望的必要性是什么?把欲望变为现实的主客观条件又是什么?当这些问题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答案以后,躁动的欲望就变成了清晰的目的。这样,欲望则不只是强劲的动力,还具有了明确的指向,余下的就是勇往直前了。

心灵是改变人生的最大障碍,同时也是最大的机会。我们眼前的世界,似乎充满了物欲、色欲,在这样的环境里谈自我超越,有点像“天方夜谭”。可以先树立一个“守衡生活观”作指导。其核心是心灵平和,基本要求是利己利人,根本方法是自我、群体、自然三个方面统筹兼顾,目的是自我的自由发展和全面发展。

和谐社会需要“绿色GDP”,更需要“绿色人性”;幸福生活需要财富的充裕,更需要精神的富足。人精神富足的核心就是从爱出发到达爱的端点!爱是人生的财富,也是一种人生态度。一个人不管职务有多高,财富有多大,没有爱都不会幸福。

所以,从领袖到凡人、从儿童到成人,都喜欢在自己的称谓前加上“热爱”“敬爱”“深爱”“挚爱”“心爱”“亲爱”“可爱”之类的定语。人有爱才有幸福与快乐,世界万物都需要爱,可爱从哪里来?

爱的源泉不在外部世界,而正在人的内心,在人内心深处的生活态度。一个内心坚强而充满阳光与智慧的人,会把偶尔的磨擦看成一次爱的“事故”,经常被爱的力量所推动、所激励,拥有充实富足的精神生活。一个人内心充满嫉妒、怨恨、私欲,就会把他人的爱看成是不怀好意、别有图谋;而他自己偶尔付出的所谓爱,也会因预期的回报得不到满足而陡生怨恨;这样的人不会感受到爱心,不能真正享受到爱与被爱的快乐。

借助“爱”,人们对于整个世界看得更清楚,更明白。要想有未来,就要有爱,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里就是爱的天堂;只有爱心,才能将赤祼的欲望煅造为精进的动力,才能从世俗贪欲走向高雅的奉献,才能从一己的欲求走向创造人性的光辉。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