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海

看海

浪涛拍打岸沙的声音生生不息,我伫立暸望,辽扩的大海茫茫无垠,浪无声无息地自远而近,到了岸边,发出底沉的轰鸣,显露出它的威力,一波接一波,挺有节凑的,岸沙洁净而柔软,任随浪头冲刷,却依然处之泰然。浪冲击岸沙抛掷出的雪白浪花洒满一遍,瞬间在眼皮下消失。我再也奈不住了,试探着走入水中,由浅至深,泛兰的海水暖而柔和,溅到嘴里咸咸的,比平时烹饪的汤味还咸,柔柔的细沙在脚下飘移,啊!我终于在大海里击浪了,我整个身心沉浮于海水中,浪冲刷着我尘世的烦杂,让我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古人有智者乐水的说法,我非智者,但我乐水,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的沟河里戏水,打水仗,捉鱼玩泥巴。在浑浊的荷塘里学会了游泳,稍长经常到闫家塘一显身手。後来到了缅甸,才看到大江大河。

在昔董五台山上,瞭望灰蒙蒙的密支那平原,伊洛瓦底江宛如一条白玉带系在其间,如薄沙中的美女令人遐思,伊江是完美无瑕的,它贯穿重山峻岭,盘旋于广袤大地,滋润着一方子民,然后滔滔不绝地归入大海。

站在额不里海滩,领略大海的风光,暖风带着淡淡的腥味迎面扑来,感觉到大海沁人心扉的柔情。它的无边无际,它的深不可测,忽感到人是那么的藐小,小得如一粒细沙。

海的深藏不露,让人类不断开发自身的脑矿,不断向深海探索。海给人类造成太多的悬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公诸于世,马航的不了情,哭干了多少世人的泪水,轰轰烈烈的泰塔尼克号的沉没,一直惋惜一对情人的凄美故事,百慕大的鬼异令人百思莫解。海的深遽,海的襟怀,海的威力,给了人类无限的启发,让人类敬畏在未知的探索中。

苏懋华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