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秩育人 九畹滋兰 密支那育成学校简史(一)

九秩育人 九畹滋兰 密支那育成学校简史(一)

育人九秩,滋兰九畹,丰沛一犁膏泽雨。

成事百年,杆头百尺,峥嵘无数栋梁材。

在亿万年历史的长河中,在人类有发展史的悠悠岁月间,一百年只是瞬息之间、弹指而过,但是在中国动乱不安的二十世纪中,对于在地处缅北密支那的育成学校而言,却能在艰苦卓绝中坚挺不挠的一同走过百年,祖国的沧桑多变,战乱不安,多灾多难,同样使我们感同身受。但传播中华文化的使命却在这里延续不断,今天大家在此共祝九十周年校庆,更期许十年后的百年世纪大庆。

育成之能有今日是由多少已故先贤和领导者们的心血凝固而成的,是历届历任社会贤达和校友们牺牲奉献而来的,是蒙圣通大法师慈悲护持而能平稳度过的。今天育成校友已遍布五湖四海,只要大家热爱育成、牵手育成世纪大庆和百年后的茁壮成长光明远景,正在我们的未来亮丽展现。

育成学校的简史是一部历经沧桑、动乱不安的史篇,其能有今日之成就,当发轫于张故校长与仁特立独行和中义成勇之人格,缔造了育成精神,其精神形成了敢于担当的校风。

兹就育成校史而言,同样是从动乱中走到今天,本校始于1926年,有中国腾冲名人梁正中、张崇仁等避难来密,目睹华人子弟无中文可读,遂与密城侨界协商于北山足区云南会馆内以私塾方式开始教学 ,由于会馆房屋简陋,1928年购得会馆北面整块校址,继续扩大招生上课,并正式取名为育成学校。该校址即为当年育成中学所用,国有化被没收后成为今日的政府第七中学校址。

日寇南侵密城陷落,育成学校被迫暂停。至日寇投降,中国远征军留落密城及四郊各地者近200华人,荟萃于今日瑞仰丙之华侨新村。战后孙立人将军为守护为国英勇牺牲之远征军公及为异域传播中华文化,特命以华夏学校之名于建有公墓之密支那、八莫、杰沙等三地开办华夏小学。密城当时有能力立志办学者有三张,第一为原侨居老银厂矢志报国、报考军校后投身抗日战争之张兴仁校长,后因功升至上尉连长,作战中身受重伤,遂回缅决心为教育奉献终生;第二为远征军上尉政战官张汉玺,奉命负责密支那战场;第三为张中台。

1947年张汉玺于新村开办华夏学校,张中台、张兴仁拟重启育成,经协调后合办临时学校,1949年时局丕变,立场发生变化导致三张不合,张汉玺选瑞色开办华夏小学,张中台等至山足北原云南会馆所属之育成学校原址重开育成中学,简称育中。张兴仁与临时学校师生数十人选至财神庙亦以育成学校为名,简称育小而坚持自主建校。

张接任之初,经费设备甚为拮据,环境艰困,幸得华侨青年会部分张校长志同道合者支持下,草建茅屋四间作教室及办公之用,50年后,大批难民涌入缅甸边区,昔董、纳婆、洛孔各地学子源源报读育成,1956年校园左侧建起砖夹木平房一栋,增添六个教室。1958年在形势所需及条件许可下,增办初中部。原育中任教之张洪修、杜早宝、官嘉福等中坚教师转入育成任教,学校各方面得以充实成长,筚路蓝缕,育成正稳步前进中。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密支那育成学校祺狮队,左边的屋子是学校的行政中心及教室。照片中右边的是学校第三任校长杨益君先生,非常的爱国,更坚持在困难的环境下继续学校的教学。

1963年缅政府执行国有化政策,所有私校一律没收,育成中学从此出名。惟天降吉祥,佛祖慈悲,育成学校竟能幸免而不被登录在册,但在形势危急中必须随机应变,绝不许再如之前公开办校,经校方校友会及各界多次协商后,决定化整为零以补习班方式在瑞仰丙较偏僻隐闭地区租凭民房上课,校方所有教职人员在近二十载岁月中走过了异常艰辛的历程,这种不怕苦、不避艰危的精神可钦可佩。因有他们才延续了育成的生命,保住了育成的实力。1971年4月13日,张校长因病不治辞世,恶耗传来使各方震惊,出殡之日执绋者盈千,街头巷道满是凭吊人群。

张校长任职二十年后离我们而去,育成顿失重心,经各方研商由全体教职人员公推杨益君主任接第三任校长,当时以校委会主任委员为职称,不以校长名之,杨校长服务育成二十余载为襄助张校长之不二功臣,在职时学校得平稳中成长,1977年除夕夜突遭持械者劫走。后得知于1987年在昆明第二监狱病逝,其为祖国为侨教终身奉献,其风范令人难忘,遭遇令人叹惋。杨校长遇难,育成又失领导,复由全体教师公推李在祥为第四任校长,1978年李回台定居,校长人选又无所适从,校友会当仁不让出谋划策。

(待续)

杨启芳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