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变化

家乡的变化

依稀记得小时候每天早上都能听到吧哒、吧哒的声音,那是马车来了,马蹄敲打地面的响声。马车每天早上都经过家门口,那些付得起车费的同学就可以坐车上学。我就在想,坐上马车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一定很威风!

那时,我还是缅文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每天妈妈给我一百块的零花钱,听说坐一次马车要五百块钱。我想!如果我存五天不就可以尝试那种感觉了吗?就这样,我不舍得吃零食,把钱积攒下来坐马车。五天过去了,我终于存到了五百块。第二天我早早出门等着,远远听到了吧哒、吧哒的声音,我心激动得砰砰砰的跳。车子还在很远我就忙不迭的挥手,还大声叫喊:“我要上车!我要上车!”车子在我面前停下,我匆匆忙忙的坐上马车上。我挺直了腰杆,坐在车上得意的看着旁边的小朋友,这些小朋友我都不认识。马车开动了,啊!终于可以满足我的好奇心了,小朋友们在那有说有笑,而我却在一本正经的体会那种感觉,一路上颠簸颠簸的,完全感受不到我所想的威风,对马车的好奇突然间化为乌有。继而产生的是心痛、无奈、失望。

过了不久爸爸从城市里回来了,还带了一辆自行车。自行车的外表贼亮贼亮的,又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让我有了想骑上去的冲动。我刚坐上去,它就摇摇晃晃的,我又蹬了几下,整个人就四脚朝天了。但,越是这样我就越要征服它。过了一久,终于有了一些儿小基础了,我就骑到学校里去耍酷。一开始朋友们都羡慕我,还和我借车骑,他们都和我一样,高兴的坐上去,难过的摔下来。不久,小安也有了一辆。哇!,他的车比我的更完美,更漂亮,更吸引人。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一日复一日,日子还是这样平静。这天,大舅从城里回来了,给平静的日子带来了惊喜。在城市打工的大舅回来时,骑了一辆像自行车的车子回来。可又不是自行车,轮子比自行车的粗大,车身也比自行车的大,更奇怪的是不像自行车那样要用脚踏才会走,这种车子不踏也能走,并且走得快。我围着这怪东西上下左右的看,很是不明白。大舅说:“这叫摩托车,用汽油作为动力能源,所以人就不用像自行车那样费力了。”又问我要不要试试?我一看这个怪物差不多和我一样高了,如果摔下来压到我,还不成了肉饼。大舅捧腹大笑地说:“你未免也太胆小了吧!”无论他怎么浪费口舌,我也不理他。的确,如果被那怪物压到我,肯定又要在家躺上几天了!

又过了一年竟然有人开了一辆更大的车子回来,四个轮子,跑起来更快,更拉风。接着村子里这些车子越来越多,车型也各式各样。为了方便这些车子来来去去,村子里修起了大马路。

马车,马要吃饲料;自行车给人健康的身体,却不收人任何东西;摩托车,它要吃油才能耍酷;汽车和它一样要吃油才能狂飙。

现在马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自行车也是若影若现的,只有摩托车和汽车成为马路上的霸主。我想,过不了几年村里也要修飞机场了吧!说不定那天那家儿子开着飞机回来……

果文中学高一乙班  苏金楼

指导老师  金  琪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