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心情

放空心情

常常一个人在江边仰望深邃的夜空,揽星光,淖流水,听涛声,不知更深露重,不觉月浅灯深,半是梦里,半是呆痴。是谁,在天地间划下如此美丽的水带,温柔了山的硬朗,润湿大地的斑驳,变河洛如此锦绣?

做一条江,流过昨日,淌过今朝。从星辉下走来,带着令人心醉的光泽;从晨曦中路过,披满令眼迷离的波光。某一刻,宛然化一滴水,以晶莹剔透的方式,靠在你的船沿,陪着一起天涯漂泊,迎着太阳绽放的方向泛动浪花,江边的杨柳,似你飞扬在耳畔的秀发。流水无弦,弹动波纹,嘴角自有温婉的微笑、微漾。

流过天际,便成海;静到深处,便化酒。在碌碌无为的世界,无心机,无算计,举头西北浮云,揽一怀朗朗清澈。

最爱看水边的石壁或者悬崖,被激流冲刷过,产生许多未明的条纹和图案,在不同角度的视线里绽放一些神秘和未知的美感。孤独夜里,半江瑟瑟,崖下轻舟泛月水萦回的风情和韵味,穿透时空,令眼神清澈,似深处的水,幽深而蕴涵。好似隐约不曾忘记的回眸,盈盈秋水,清光流转,却又千丝万缕;宛如旧时的容颜,短了长亭,红了紫薇,波上寒烟翠,水自流,影依然。

山外青山,江流越过;楼外红楼,化雨淋过。黄昏掌灯后,光影飘零,往事阑珊,江面总带一些浅淡的温婉!

风从水面吹过,变得潮湿和清新,缓缓环绕足底的,有细沙,有石头,当时只道是寻常,如今何处寻觅?站在水里,是不是就可以再次和你不期而遇?所有的经历,似瀑布般的斑斓,时光不告而别,杏花纷飞时节,真想去唐时的洛阳看下牡丹,真想去宋时的汴梁淋下烟雨,忘情的去世事外的江湖里漂流一次,忘情的在时空的尽头挥霍一场。

既然雨湿出尘,雾隐迷离,雪掩冰凉,那些九曲十八弯的柔软,都化作漫川风雨。水在江央,分离了方向,向左向右其实都充满了希望与想象,羁绊千丝万缕,越分流,越萦绕。寂寞流成诗,繁华漩成赋,奔腾的过程倒挂成词,在漩流的季节里,还有着年少的执着,迎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的闪烁,或能多几分游历,多几许不惑!

水到深处,总是无声!

那一滴水,经历了三生三世轮回,还似旧时的净,只是多了些沧桑,多了些沉凝。水在江里,无定势,无常形,载过忧愁,拂过悲欢,阳关唱到千千遍,酒盏知深浅。因为不忘,所以冰封;因为不舍,所以融化。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在唠叨里守着岁月的更替,在冷和暖间感受着时光的走深。心境里蕴一湾潭,烈焰焚情后,还有一缕温柔静水流深。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天南地北,总有一些牵连的痕迹,欲罢不能。原来,那些隐退的,逐渐变成了洋流,会漂洋过海的出现在你视线重楼,因为一首歌,因为一个背影,或者在街角的某个茶舍前的一幅画,或者在一个最不经意的瞬间——感觉似曾遇见、似曾经历、似曾相识。

水在茶里,被赋予了灵魂;水在荷里,被赋予了灵性。因为不舍,才在山湾处回荡;因为痴迷,才在杨柳岸边踟蹰徘徊。水往东去,一江盈盈,是谁在水一方仰望?迷离眼神,衣带渐宽终不悔?

视线里无语凝噎,山一程,水一程,岸旁杨柳应相识,那些山外青山塞外雪,浓郁或者清浅的迷雾里,朦朦胧胧总是看不清,摸不明。化雨、化雪而来,最终都化水而去。间或感应时光的更替,岁月的流去,滚滚长江东逝水,变幻莫测,总是没个定形。日月升降、斗转星移,感悟着晨雾里一缕水汽,感悟心灵和身体的走深和融合!

感悟深流里的那一场心如止水------

曾经的小水滴,或许已不是原来的摸样,把那些美好的往事冰封,或许深埋,经受过时间和岁月的沉淀后,化泉------尽情释放,换个姿态前行,未尝不可!

生命如何?生命如河!流动变幻的是人心,不是水面。

流过黄土高原,懂得了沉淀和得失;跨越巴山峡谷,感受了轻重和窄宽。承诺和结果都消散在风中,时光温婉沉静,流水跌宕回环,化雪化冰化雨一番折腾后,谁还记得当初那个会脸红的少年?

而我,依旧在凡世里化一片叶或者一瓣花,随波逐流,遵循冥冥之中若有若无的脉络漂泊。柔情似水里,若许,便在流动里寻一丝温婉;若许,便在喧嚣中泡一湾清宁!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