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分后,寒露前

秋分后,寒露前

因为脚踝的伤在此时隐隐痛醒,听见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于是睡意减去几分,整个人多了一些淡然与深邃。

轻拨开一点窗帘,外面路灯昏黄,雨滴如淡墨描出的线从灯下划过,打碎在地上,溅起它一生最后的沧桑。从窗边路过的风说不上彻骨,但也足够配这秋凉了。它抚动芭蕉树的叶子,把叶上的水珠和刚落下的雨搅在一起,汇成一湾小溪顺着叶的纹络流到树根下。泥土一如往常一样博爱,它将滴落的雨融入到身体中,不像柏油路面那般冰冷,把水滴排斥在外,积成了小水坑。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秋来时可不管这是南国,虽说此处秋并不明显,但一场又一次场雨之后寒意就会随之而来。雨夜很惬意,只是可惜看不到月与星光了,就像人走了以后就留不住时光了。

待这雨声稍微小点,我再回梦里去,听雨、听风、听你。午夜听雨,正是满满一怀秋意。

蓝羽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