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模样

时间的模样

匆匆,太匆匆,还没做完手中的活,还没唱完心中的歌,还没洗白半山的月,还没煮透锅中的日子,一年又匆匆过去了。时间到哪儿去了?怎么还没有牢牢抓住,它已经悄悄从指缝间滑过。时间呀,你是什么模样?谁来告诉我!

沿着缓缓的盘龙河寻去,365条小船载满了365份虔诚的祈福。碧绿的盘龙河水轻轻的流淌着,轻纱曼妙的晨雾中婀娜的柳枝已脱去漂亮的衣裙,纤细的枝条藏住了往昔的温情,在冬的怀抱中沉沉入睡,时间呀,那是你吗?你是不是在储蓄生命,待来年开春再吐新绿?

顺着大理石台阶慢慢而上,999个步履承载着999个虔诚的祈福。东山之巅雄奇壮丽的文笔塔,福袋着“雁塔秋风”的身影从康熙盛世的余音中款款走来,透过斑驳的容颜依稀可见曾经“双桂争奇,铁画银钩”的美景,历史长河中慢慢被风雨剥蚀的塔身默默地、柔和的抚慰着她的儿女。1997年的重建,让曾经的“拱翼学宫”在新的时代更加呈现出“三阳开泰”吉祥安康的生活。时间呀,那是你吗?你听,雕梁画栋的文笔塔上一串串清脆悦耳的佛铃已经从远古响到如今。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沿着绿荫掩映的西华山石磴曲折而上,216级台阶刻满了216个虔诚的祈福。“九龙汇”大型石雕上,充满帝王霸气的大小九龙时而戏珠,时而腾云驾雾,为春耕秋收的农事风水热闹着。碧绿苍翠的山林间,亭台楼阁、山花如霞。活灵活现的十二生肖石雕,雅秀静美的半山亭,惊险刺激的翠峰,充满传奇色彩的八仙过海,依洞建寺终日仙雾缭绕的三元洞,引来多少文人墨客吟诗赋词。站在天廊依栏而观,文山城鳞次栉比的高楼,绿绿葱葱的行道树,蜿蜒曲折的玉带尽收眼底。时间呀,那是你吗?清雅静娴,车水马龙交相辉映。

顺着悠长狭窄的小西门走去,街道两旁堆放的坛坛罐罐装满了一个个虔诚的祈福。与充满现代气息的东风路相比,小西门街就如一个满怀慈爱的妇孺,安详、与世无争般绵长着柔劲的生命。那穿斗抬梁式混合木构架的城楼,带着清乾隆的盛华,诉说着这里曾经的繁荣。那已斑驳的朱窗,那承受了历史车痕的瓦当,那被岁月抚摸了千百遍泛着青光的城砖,那城楼房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的小草,那重檐歇顶上高高悬挂的牌匾,时间呀,那是你吗?风风雨雨中“勤俭建国”依然刚劲醒目的提醒着复兴路上的人们。

轻轻走进开满三七花的园子,一朵朵红彤彤的三七红籽托起一个个虔诚的祈福。春播一粒种,夏长一片绿,那棵神奇的南国小草悄悄吸取着天地精华,斗转星移,经过1090多天在阴凉宽阔的杉树棚中快乐的成长,七片叶,三朵花,土里已经藏着一个个金娃娃。时间呀,那是你吗?你看,七农辛勤的汗水已经凝聚成了丰收的喜悦。

花开花谢,潮涨潮落,昼夜交替,鸟儿归栖,牙牙学语,黄昏太极,老屋拆除,高楼建起,冰雪融化,溪水叮咚,时间呀,那——都是你的身影。每一次的找寻,每一次的归依,在你的怀抱里,静静的睡去……

云南省文山州文山市 王云焕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