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官难断家务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

有个县官卯时升堂刚坐定,便有个儒生前来击鼓告状,哭诉妻子虐待老母,迫母投河。那县令虽是个七品芝麻官,可嫉恶如仇,他听罢文弱书生的诉讼,心想,妇道人家如此凶恶,这还了得!当即传令促拿悍妇。

倚在屏风后面的县令夫人未等丈夫出门,便派人将丈夫请入内室,说道:“妾听其哭声似干号,观其面色虽俊逸却流露邪气,内中定有文章。”那县太爷听夫人这么一说,决定化装易服,亲自进行私访,以探真假。

原来投河老妇有两个媳妇。大儿在外经商,妻子口惠心刁;小儿在家攻读,妻子言讷性善。县令亮出本相后,大媳妇诉说道:“昨日弟媳将鱼屑丢给慈母,老人受不了如此虐待,含怨自尽了。”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小媳妇辩道:“我为孝敬婆婆,买回鲜鱼两条洗得干干净净,烧好后挑一条大的取中段,剔骨刺,送给婆婆尝鲜,由于嫂子挑拨离间,说是残羹,婆婆才一气之下而出走。”

是夜,县官将两个媳妇之言对夫人述说了一番。夫人道:“老婆婆生死不明,不可草草定案。”正当二人商讨之际,那家长子搀着老母来了。原来,老婆婆那日刚走到河边,适逢大儿的商船靠岸,问过原委后劝慰母亲说:“弟媳剔去骨刺,正是大孝,岂可偏见!”一席话说得老母亲愧疚交加。

后经查实,大媳平日引诱小叔,暗通奸情,故使此伎俩,坑害贤良女子。县令审判此案之后,感叹连连,对夫人说:“内人,我虽处事公正,秉公执法,可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倘不是你时时提醒,此一家纠纷定会判错矣!”

夫人莞尔一笑,回道:“老爷明断家务事,仍不愧为父母官!”

这便是俗语“清官难断家务事”的由来。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