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戒尺还给教育

请把戒尺还给教育

戒尺,是旧时私塾中必备之物。在私塾里,对那些不好好学习、扰乱课堂秩序的学生,先生会让其把手伸出来,在手心上或轻或重地敲打几下,让其感觉到疼痛,起到训诫的作用。所以,那些手心经常受到敲打的调皮捣蛋者,看到戒尺静静地摆在讲台上,心中就不免会畏惧一些,行为不得不收敛一些。戒尺是中华民族传统教育中惩戒教育的象征。“戒”指警戒、惩戒,“尺”指尺度、标准,不论什么时代、哪个国度,这都应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年前曾在缅北听到过这样的传说:“不打学生的老师不是好老师。”甚感欣慰。就此传说我曾就向几位在缅北华校任教的朋友证实过,“确有此说法,但是近年来学校也开始三令五申的强调不允许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便有些失落。

上世纪80年代以来,禁止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的规定进入中国(大陆)法律层面,对体罚和变相体罚的口诛笔伐一浪高过一浪。惩戒教育在中国大陆近乎销声匿迹。中国传统的教育是以严格著称的,所谓“严师出高徒”。这种严不仅是教学的严格,也在于管理的严格,这是一种优良的传统,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继承,而是片面地强调要鼓励、赞赏孩子,“赏识教育”渐趋独尊。无论是教育法,还是教师法,都明文规定,禁止教师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当体罚等同于暴力,等同于虐待时,学生和家长就找到了束缚教师的尚方宝剑。对学生任何形式的惩戒,都被学生和家长以“保护未成年人权益”这一法定内容“棒杀”。家长过度的溺爱和“保护未成年人权益”这一法律词汇的滥用已经让教师在管理学生时畏首畏尾,学生权利已经神化到不可侵犯的地步。远离了惩戒的教育,将培养出大批心理脆弱、无视纪律、目无尊长、行为偏激的学生。一味的赏识教育,使学生目空一切,骄傲自满,不辨是非,不懂感恩,以自我为中心,听不进任何说“不”的意见,经不起任何挫折和打击。

去掉了惩戒教育的大陆教育已经走过了近三十年的历程,现在的家长,对孩子过于娇惯纵容,不允许幼儿园、中小学老师碰自己孩子一手指头,甚至罚站都不可以。否则家长便去学校混闹,乃至对老师大打出手,伤害老师。学生不服惩戒,家长不准惩戒,媒体推波助澜,中国的教育,自己找不到“北”了。学校及工作在教育一线的人民教师逐渐成为事实上的弱势群体,在批评孩子时缩手缩脚,让问题学生更加气焰嚣张。

老师的地位在下降!实质上是,教育在沦陷!

2016年1月11日中午,本校某老师作为值班老师负责高一女生院午睡纪律,几个学生因违纪被教官站在院子里,却不以为然仍在说话,对值班老师和宿管员数次制止置之不理,值班老师便对其严厉警告,本班某女生便和值班老师与宿管员顶嘴,不停地辱骂,值班老师打了该学生两嘴巴。下午两点多上班,该值班老师跟我说了情况,我是这样回复的“打得好,现在不打以后到了社会上会被打得更惨”。因下午一、二节课有课,我还未来得及找学生谈话,第一节课件十分钟,该学生就给家长打电话哭诉,第二节课下课,我刚到办公室坐下,就接到该学生家长电话说是已到学校,我简单的跟家长说了情况并让家长到办公室找我。半分钟后,家长夫妇两人带着学生怒气冲冲的冲进高中部教师办公室并高吼着问“是哪个”,我跟家长打了声招呼并准备向家长说明情况,然而家长对我这个班主任却视而不见,不予理会,继续高吼“是哪个打的”,值班老师站起来说“是我”,两夫妇俩便冲了过去,众老师便起身劝阻,没拦住,女家长就给了值班老师一耳光,该老师没有还口也没有还手,只是退让,女家长追过去又是给值班老师重重的一耳光,霎时老师脸上泛出很清晰的红手印。此等恶劣行径引起众怒,要求家长离开办公室,不要再办公室大吵大闹,而两位家长面对众老师的劝阻不依不饶破口大骂,并扬言要让该值班老师到校外弄死她。而后在众老师的推拉之下到了政教处,仍很嚣张狂妄,骂骂咧咧。此事件最终交由校长室处理。

此类事件我已不是第一次亲历了,而事故处理起来往往受伤的是老师。“不知道学习的学生一定不要管,任其堕落就是了;不听话的学生一定不要惹,任其发展就是了;和老师做对的学生一定不要理,任其嚣张就是了;成绩上不去一定不要生气,有工资领就是了……”在“去惩戒”的风潮下,这是不少老师的无奈的慨叹。一些科任老师在跟我抱怨学生上课不听课、打瞌睡、不做作业,对老师的提醒不屑一顾,更有甚者恶言相向、顶撞老师,我只能无奈的“善意”的开导:我们都一样,刚走上讲坛,都有着强烈的责任心,然而在一次次的”受伤“之后渐渐地就”成熟“了。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随着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加快和国际先进教育思想的引进,当代的素质教育,倡导对学生实行赏识教育,在鼓励、肯定学生的进步中,让其产生积极向上的动力和信心。曾经被“尊重”遗忘了的学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一切”、“以人为本”、“尊重人格,张扬个性,保护天性”等先进的教育观念已普遍被广大教师所接受。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尊重学生”内涵被不断扩大和曲解:“只有不合格的老师,没有不合格的学生”、“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学生永远是对的”、“学生就是上帝”等流行语在教育圈内此起彼伏,舆论也普遍倡导激励教育、赏识教育、只能说好、不准说“不”。学生们一夜之间推上被“尊重”的极端,“师道尊严”的师生关系,现在成了“生道尊严”。中小学生暴力事件日益攀升,家校冲突日益尖锐。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十五”期间青少年发展状况和“十一五”期间青少年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指出:“十五”期间青少年犯罪增加68%,未来五年青少年犯罪总量将进一步增加。

2014年我曾到缅甸某华校任教,人回滇后心却仍系缅华教育。缅华社会较之中国大陆,有较好的中华传统文化基础,然后由于历史因素和现实条件的制约,华校各自为政,要么是倒向台湾,要么是倒向大陆,尚未形成统一的缅华教育的协调或领导组织,因而也尚未能实现缅华教育本土化,不但束缚了缅甸华文教育质量的提高,同时也局限了缅甸华文教育应有得作用。近年来,随着网络通讯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大陆对缅甸华文教育的援助力度加大,缅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受大陆影响,教育观念也不例外。就目前而言,缅华社会在尊师重道这一点与大陆相比好得许多,然而不免担忧的是“师道尊严”已有下滑趋势。缅华教育及时抓住大陆大力扶持发展海外华文教育的机遇,必然有助于提高华文教育质量,但需清醒理智的审视大陆教育,切忌盲目照搬,重蹈其覆辙。缅华教育事业多为公益事业,旨在传承中华文化,服务缅华社会。华文教育其意义应不仅仅局限于机械的知识传授,更重要的是“成人”教育(德育),使受教育者“明明德,亲民、至善”。

天地君亲师是中国民间祭祀的对象,充分地表现出中国民众对天地的感恩、对君师的尊重、对长辈的怀念之情。同时也体现出中国民众的敬天法地、孝亲顺长、忠君爱国、尊师重教的价值取向。把对老师的尊重放在与天地君亲同等的位置,可见,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老师(在这里也指教育)是处在至高位置的,受到人们的尊重。那时候,在家长的眼里,老师真的是神圣的,村子里谁家过红白大事,都要请先生坐上座。如此淳厚的之风,孩子焉敢跟老师眦毛?

回顾自己的学生时代,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因为犯错误没有少受体罚。因不认真学习没有按时完成学习任务放学时被老师留在后面饿过肚子;因逃学被老师用竹条把小腿打到血痕斑驳;因不遵守晚寝纪律被罚站在露天到夜里两三点;因抽烟被老师罚嚼烟丝;在家里没有做父母安排的活计被追着满院子打过无数次;因在家里偷了父母的钱被罚跪顶过水碗……而今天回想起这些过往,虽历历在目,却并无怨恨,反而是满满的幸福。我很庆幸我能生活在那样一个年代,接受着严格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也没有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环境。虽然吃了不少苦,在我生命中确实一笔永恒的财富。

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曾指出:合理的惩罚制度有助于形成学生的坚强性格,能培养学生的责任感,能锻炼学生的意志和才能,能培养学生抵制引诱和战胜引诱的能力……适当的惩罚,不仅是一个教育者的权利,也是一个教育者的义务。李镇西老师说:“没有惩罚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通过合理的惩罚让他从小抱有敬畏之心,才不会无视社会秩序。再就是新加坡教育。大家都在说新加坡教育好,但新加坡中小学教师哪个后面没有一把戒尺?

我们不能因个别教育体罚失当事件而全面否定惩戒教育,当是规范惩戒教育。如:在韩国,《教育处罚法》规定准许使用长度不超过100厘米,厚度不超过1厘米的戒尺,如对女生打小腿5下,打男生小腿10下等;在新加坡,辅导、留校的惩戒方式不能奏效后,校长、副校长和纪律事务长有权用藤条对违规学生进行体罚,但对象限于男生,部位限于手心和屁股,必须有见证人在场,体罚后写成书面报告,并立刻通知家长。

惩戒,《辞海》中解释为“惩治过错,警戒将来”。通过对学生的不规范行为进行惩戒,让学生对自己的错误行为有清楚的认识,勇于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负责并承担相应的后果,促使学生自我醒悟,自我完善,并警示、教育其他同学,使每个学生都成长为人格完善、知识健全的人,这正是教育惩戒的目的。

恳请还“戒尺”于教育,还教育应有的尊严,还校园更多宁静。

蓝荣好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