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留在时光深处的知己

将留在时光深处的知己

生命中总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微妙,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段话颇为经典大意是“一生会遇见多少人。同样,我们绝大多数人寻觅一生最多也只找到三两个知己,更何况还有很多人孤独一生。所以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讲,我们遇见某一个人的概率远 远小于千分之一,认识某一个人的可能也远小于十万分之一,如果你有幸拥有一两个可以称得上知己的人,那么恭喜你,因为你们生命轨迹的交汇只能用奇迹来形 容,连哈雷彗星撞地球这么小的概率竟然都被你碰上了。”身边总有些朋友一刚开始和你相处时热络但时间久了反而淡了,疏远了,也许是他的问题更多可能是自己的问题。

两年前认识了一个朋友,那时他刚到缅甸因为语言不通,那时是因为当临时翻译认识的,一开始以为会像其他的客人一样只是那么几天而已,然后就回到各自的生活各自忙碌,慢慢的减少联系最后变得像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但是事情并不是那样,我们一直就这样走了两个年头,我们有着我们被彼此亲昵的称呼,只有我们自己才会叫的名字,我是属于那种会抱怨的女孩,每次我会跟他说: “我跟你说那个人怎么样怎么样,真是极品”我今天呀遇到了什么人呀事呀之类的跟他见面就一股脑儿的说了一堆,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会认真听着并且回答他的看法,我们可以天南地北的聊着讨论着,好像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晚上我们约了出去 “鬼混”,我们所指的 “鬼混”是去一起逛逛,足疗,那晚我们如约而至。

(缅甸《金凤凰》中文报官方网站:www.mmgpmedia.com)

在老地方里他缓缓地说,“我过两天要回去了”。我说:“什么时候回来呀”。他回答说:“这次是公司要撤走,以后过来看你”。

当时我愣了一会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哦,你走了我怎么办呀!以后没人一起鬼混了……”,但那半开玩笑一句带过的“哦”里却隐藏了很多的无奈和不舍。当晚我们一起散步聊了很多,回来后的连续几天都在自己的情绪里,我列了一些想再一次一起完成的事,比如像留一张合照,再一起去看场电影,再去逛逛,最后一次举杯祝福……之类。列了一堆,但是没想到那天来得那么快,那天他发微信说我明天就走了,我孩子气的回了一句“哎呀…那么快回去干嘛呀!多玩两天呗”。他回了说:“不行那边有事的赶着回去处理”。我说:“可是我列了好多事情都还没做呢,那今晚时间得给我,必须给我,不给我杀到你家去”但那边把话题转了,我知道他为难,明天要走肯定很多事情没处理好,但是欣慰的是晚上还真来了,两人见面肯定少不了相互挖苦一番,谈话里几次强忍眼泪不让它流下来,但是一句 “我走了以后我还会回来的”让忍住已久的眼泪不听话的留个不停,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列了一大堆想一起做的事情都成为遗憾,列表里面只完成了留一张合照,明天就要走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只是匆匆一聚,回去时走到路口时他说送我,但是我只是转身一笑强忍着泪水说:“不用了,再见”,然后匆匆转身离去,在我走了没多远转身找那个我熟悉的身影时却已消失在人海了
那晚我一个人走在曾经我们一起嬉笑走过的路上,但如今却是我一个人。今晚的风特别冰冷凄凉吹得我直哆嗦,他走后差人送了礼物给我,拿到礼物时眼泪又不听话的涌出来,此时我多想像以前一样说:“你什么回来呀,早点回来,晚了扣工资”。他依旧配合着说:“好的,领导会早点回来的”就算这已是我俩之间很老梗的对答,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很多人来到你的生命里只为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这一别也可能是永远。生命里来来往往的人就像摆渡的人,渡你走过一段路然后离开,而我们也继续往前走。有些人走了,但是心里却留下了一道印记,一道永远抹不去的痕迹,不管时光如何蹉跎,那份回忆却安安稳稳的放在心里最深的地方。有一种感情是知己,有一种感情是亦兄亦友,少了像爱情一样的轰轰烈烈,但却是细水长流,留在时光最深处。此刻脑海里仿佛又看那个强忍着泪水匆匆说完再见转身离去却哭得很伤心的女孩,生命里来来往往的人,仰光市里人来人往,不断涌入新人不断送走旧友,到最后仰光依旧是仰光我依旧是我……

仰光 春妮

(本报道为缅甸《金凤凰》中文报独家编译报道,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